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热点资讯

罗成单盈盈(隋唐演义中罗成和单盈盈到底是算什么结局?)

日期:2022-11-11| 编辑: admin2020| 阅读: 41 |原作者: 司马般若|来自: 花都知识网

  今天给大家介绍的是罗成单盈盈(隋唐演义中罗成和单盈盈到底是算什么结局?),罗成单盈盈(隋唐演义中罗成和单盈盈到底是算什么结局?)的详细内容:

  今天花都知识网给各位分享罗成单盈盈, 其中也会对隋唐演义单盈盈和罗成在一起了吗进行解释, 如果能碰巧解决你现在面临的问题, 别忘了关注本站, 现在开始吧!

本文导读目录: 1、隋唐演义单盈盈和罗成在一起了吗 2、隋唐演义中罗成和单盈盈到底是算什么结局? 3、 4、《相思垢》——隋唐演义单盈盈*罗成剧情同人文 5、罗成的妻子是新月娥单盈盈还是窦线娘?

隋唐演义单盈盈和罗成在一起了吗

  没有。

  洛阳一役, 罗成独挑五王。单雄信厮杀一天, 不知洛阳城内情况如何, 于是回城探看, 方知王玉凤生一子, 又知郑王已经战死。王玉凤劝单雄信归唐, 单雄信大怒, 宁死不从。单雄信决定重返战场, 王玉凤自缢而死。单盈盈带着单雄信的孩子离开洛阳, 与前来寻她的罗成失之交臂。

  单雄信独踏唐营, 被尉迟恭拿下。李世民劝降, 单雄信只求一死。李世民挥泪下令斩单雄信。

  断头台上, 李如辉、齐国远、徐茂公、程咬金、罗成送别单雄信。刽子手挥刀而下, 众人回想结拜之事, 兄弟之情, 个个痛哭得不能自已。秦琼感知到单雄信命已绝, 竟从马上跌落下来。

  李世民攻占洛阳, 逐鹿中原, 天下一统归大唐, 秦琼被封为护国并肩王、天下都督大元帅, 罗成封越国公, 徐茂公封英国公, 程咬金封鲁国公。

  扩展资料:

  《隋唐演义》剧情简介

  齐名将秦彝之子秦琼(严屹宽饰)自小与程咬金(姜武饰)一起长大, 凭借一身武功被官府提拔为下级小官。某日, 秦琼在临潼山遇到李渊被金蛇卫截杀, 单枪匹马救出了李渊全家。而后来到潞州由于受困不得不当锏卖马来维持生计, 幸被单雄信得知加以接济。

  程咬金在长叶林劫夺了杨林四十八万两白银皇纲。秦母大寿当天程咬金被抓, 为搭救程咬金, 贾柳店结拜的众兄弟(贾家楼四十六友)策划造反劫狱, 机缘巧合程咬金做了瓦岗寨的首领混世魔王。

  隋炀帝(富大龙饰)去扬州看琼花, 瓦岗寨联合其他起义军汇聚在四明山意图杀死隋炀帝, 推翻大隋朝。隋炀帝为灭反王摆下铜旗阵。李世民(杜淳饰)因隋炀帝下旨调兵十万前去守阵, 被逼起兵造反。李密逃到瓦岗被众人拥戴为主并称魏王。隋炀帝被杀后。

  魏王用玉玺换来萧美娘, 朝政日渐腐败, 瓦岗山上众将作鸟兽散。秦琼遂率程咬金、罗成(张翰饰)投于李世民麾下, 屡立战功, 最终助李唐王朝平定天下。

  参考资料来源:百度百科—隋唐演义

隋唐演义中罗成和单盈盈到底是算什么结局?

  隋唐演义中罗成和单盈盈最后并没有在一起, 单盈盈远走他乡。

  单盈盈自幼被哥哥宠爱, 所以性格刁蛮任性, 是个“小辣椒”。但心思单纯, 心直口快的她其实非常善良, 对贫苦百姓和有恩于单家的人她都赤诚相待。

  经由秦琼关系, 单盈盈结识了罗成, 开始时两人互相看不顺眼, 不是拌嘴就是打闹, 但在经历了乱世的波折和家人挚友的生离死别之后, 单盈盈也逐渐成熟起来, 两人逐渐成长为一对甜蜜的小情侣, 缠缠绵绵的上演了一场小清新之恋。

  扩展资料:

  罗成的妻子—窦线娘

  夏王窦建德之女, 罗成之妻。姿容秀美, 身材苗条, 胆识过人, 有勇有谋, 使一杆方天戟, 练就一手金丸弹绝技。年幼时曾改装避祸, 居住二贤庄。

  窦建德称帝后, 线娘封勇安公主, 随军出征, 为后队, 又训练一支纪律严明的女兵, 作为侍卫。窦建德征伐罗艺时, 线娘与罗成在战场一见钟情, 私定终身。之后历经波折, 终成眷属, 嫁于罗成。

《相思垢》——隋唐演义单盈盈*罗成剧情同人文

武德三年(开明三年), 李唐欲攻打洛阳。占据洛阳的郑王王世充派遣在单府养伤痊愈的罗成迎战尉迟恭, 打败唐军。王世充大喜, 重赏罗成, 承诺活捉秦琼等人后, 将赐给罗成享受不尽的融化富贵, 并且要为罗成和单雄信之妹单盈盈亲自主持婚事。罗成一面应付王世充, 一面却是闷闷不乐。就在不久前, 他收到了表哥秦琼带来的消息, 劝他投李唐, 共成大事, 罗成心知郑王并非良主, 有心要走, 却因为和单盈盈的感情而不忍离去。更知道李渊与单家有血洗二贤庄的恩怨, 故此举棋不定, 十分为难。

这一日应酬过单雄信, 罗成又来到回廊上发呆, 一直关切着罗成的盈盈也跟出来, 见罗成不开心, 想尽办法开解, 却始终难解罗成心结。

你愁绪满怀, 我岂又不知。若不是为了我, 你有怎会这样左右为难。你以真意待我, 我又怎能耽于儿女情长, 使你误了前程, 一生痛苦遗憾。

“你走吧, 放手去做你想做的事吧。”她目光灼灼地望着罗成笑着说道。

罗成有些诧异地望着她。

她转过头来, 故作轻松地吸了口气, 直了直身子, 复又露出本来的顽皮神S, 支着胳膊仰起头, 一脸仰慕地说道:“我的夫君是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他身穿银甲, 肩披白袍, 胯下骑着白马, 手中一柄银枪, 枪法出神入化。”

“你可知道他是谁?”盈盈偏过头来, 笑望着罗成等他回答。

罗成望着盈盈忱切的目光, 胸中似有千涛万浪在汹涌, 满腔情意呼之欲出。

“他就是玉面银枪俏罗成啊。”不等罗成开口, 盈盈便自己答道。

万般情意化作一股暖意在身上荡漾开来, 罗成抬手将盈盈揽在怀里。盈盈靠在罗成怀里, 头靠在他的肩上, 又往他怀里蹭了蹭, 温暖一如往日。一切也好似从前。

皎月当空, 虫声低鸣。树影斑驳中, 两人依偎的影子被拉得格外的长。

当夜, 因怕王世充不肯放人, 又怕单雄信挽留, 罗成趁黑单枪匹马夜奔出了洛阳城。

盈盈送别了罗成, 回到房间后, 却是辗转难眠。她一会想着罗成临去时, 拉着她的手说的“等我回来。”一会又想着哥哥知道后会怎样, 想到日后两军对阵, 如果在战场上看到罗成……她得新越想越乱, 不知道自己今天的决定是不是对的。脑中一会浮现初相识时罗成对自己冷淡的样子, 一会又浮现窦线娘和罗成在一起的情景。思绪越来越乱, 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一般, 不是滋味。折腾了许久, 直到天快亮了, 才强压下心底的不安, 努力忘掉那些, 只想着和罗成在一起的时光, 才终于平静下来, 觉得有些有些倦了, 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天刚大亮, 服侍的丫头小喜便急匆匆从地走进院子, 敲门唤醒盈盈。紧着梳洗了, 便引着她往议事厅走去。单雄信时常在那里接待宾客, 与他们高谈阔论, 亦或是喝酒应酬。盈盈爱热闹, 平日里没少往那跑。可今天去, 心里却压着块大石头, 脚步像是硬挪着过去的。

果然, 今日并没有什么宾客, 王世充亲自到府, 落在主座, 单雄信夫妇都侍立一旁。见她来了, 单夫人上前拉住她的手, 单雄信急着开口道:“盈盈”, 话还未开口, 王世充便亲自问道:“我问你, 罗成可是昨夜走了?”

盈盈看着一脸焦急的哥哥, 再看看王世充愠怒的脸S, 不敢隐瞒, 点了点头。

“诶呀。”王世充拍着桌子重重叹气道:“怎么能让他走了呢!”

单雄信看了垂首不语的盈盈一眼, 虽然不满, 却终究只是蹙着眉头, 去开解王世充道:“岳父大人别急, 这罗成少年心性, 也许只是出城转转, 怕我们挽留他, 过意不去, 这才不辞而别的。未必就会投了李渊。”

“诶呀。”王世充仍是一脸懊恼不及, 摆摆手止住单雄信的话道:“此人不能为我所用, 日后必是祸患。你怎么能放虎归山呢!你忘了被李唐灭门的血海深仇了!”

单雄信又何尝不明白, 此时见王世充已经说穿了, 又提及二贤庄灭门一事, 不愿多提, 低头不语。

王世充瞥了眼单雄信, 见他这样, 又说道:“罢了罢了, 贤婿啊, 日后遇到此人, 万莫手下留情, 贻害无穷。自古成者王侯败者寇, 可不要再存什么妇人之仁啊。”

盈盈本是垂立在旁, 不敢看王世充, 此时听见这话, 忙抬眼去看他和哥哥。只见单雄信垂着眼默了片刻, 终于释然一叹, 抬手“嘶啦”一声扯下一块袍子来, 拿在手里对王世充表态道:“我单雄信与李渊有着血海深仇, 此生不报, 誓不为人。罗成投奔秦王, 便是与我为敌。他日战场厮杀, 不死不休。请岳父大人放心, 如今我们已是各为其主, 雄信只念岳父大人栽培, 定不会为旧事所碍, 而弃大业于不顾。”

王世充见单雄信如此坚决, 也放下些心来, 不再逼迫。

瞧着王世充还要与单雄信商议些公事, 单夫人便带着单盈盈一起退下了。一路上单盈盈心事重重, 对日后充满了担心。

回廊里, 单夫人见盈盈形容憔悴, 关切道:“盈盈, 是昨晚没睡好?”

“嗯嗯。”单盈盈有些疲惫地点了点头。

“要不要请个大夫瞧瞧?单夫人看着她萎靡的样子有些担心道。

单盈盈只是摇了摇头, 不愿再说。

单夫人见她这样, 心里也明白几分, 便也不再多问, 只吩咐丫鬟扶她回房好好休息。

丫鬟小喜扶着单盈盈往她的院子走着。单盈盈从议事厅出来, 胸口就像坠着一块大石头。, 哥哥向来是一诺千金的人, 如今既然答应了王世充, 恐怕日后必不会手下留情。单盈盈想到哥哥与罗成将会在对阵厮杀, 两人拼得不死不休, 只觉得胸口那块大石骤然被切断了绳子, 终于再也支撑不住, 眼前一黑, 身子便软了下去。

“诶,  *** 。”小喜见状, 连忙去扶, “来人啊, 快来人啊。”

日移月升, 房间内。小喜刚正端着茶盘来添水。见床内, 盈盈的被角有些没掖好, 便走过去整理。

单盈盈昏昏沉沉地睡着, 梦里也不安稳, 隐约感觉到有人在自己身旁, 脑中自然浮现了罗成的模样, 见他要走, 忙伸手去拉。

“ *** , 你醒了。”

盈盈睁眼见原来是小喜, 便松开了手。

“ *** 醒了, 便起来喝点粥吧, 夫人今天特意吩咐厨房给 *** 熬得, 说是对助眠有好处。”小喜一边说着一边回身去桌上取食盒。

单盈盈挣扎着坐起身, 看着小喜取来的粥。心里有些感慨, 嫂子为人周全, 入府后对哥哥和她都十分关心。若自己日后成了一家的主母, 定也要如嫂子一般。这样一想, 不免得又想到罗成, 只觉心中无限感伤。

眼见又是几个月过去, 单夫人即将临盆, 管家的担子就落到了单盈盈身上, 这一段日子, 单盈盈操持府中事务, 十分劳累, 晚上, 单盈盈回房休息, 刚着了枕头, 便睡着了, 没过多久, 却又惊醒过来。

单盈盈近来总是梦到罗成, 几个月隔着像过了好几年。好不容易梦里见到了, 说不上几句话, 最后总是惊醒。她真想见到好好见到罗成啊, 她想起那次她和秦伯母被追, 逃到树林里的时候, 罗成找到她们, 她当时跟罗成怄气, 故意不理他, 他摘来些青枣给她们吃, 她也不肯吃, 罗成就吃了一个假装中毒昏迷, 害的她是有急又怕, 抱着罗成含着眼泪问:“你死了我可怎么办?”罗成听了这话, 笑着睁开眼睛。羞得她扔下野果转身就走。他可真是个坏家伙。

单盈盈想着想着, 忍不住嘴角翘起来, 这才拥着甜蜜继续睡了。

这一日, 单夫人终于临盆, 生下一个男孩。府中只有单盈盈安排着事情。最近洛阳情势渐紧, 单雄信终日守在军营里。不过刚刚得了府里的消息, 风尘仆仆地赶了回来。单雄信战袍还未解下, 便抱起儿子, 喜欢得舍不得放下, 丫鬟为单雄信接下战袍, 单雄信抱着儿子往床边走去, 单夫人躺在床上, 显得有些虚弱。单雄信把儿子抱在夫人眼前, 给她看。“夫人, 看这小脸, 有些像你。”单夫人便抬起头去瞧。

单盈盈站在外间, 看着兄嫂, 这个小生命带来的快乐, 让整个单府都笼罩在一种幸福的氛围中, 单盈盈也觉得快乐, 站在院子里抬头看, 好像天地都变小了, 小到只有一个幸福的单府, , 好像觉得有了如今的一切就足够了。

与单府的喜庆形成对比的是整座洛阳城, 不到两个月, 李唐的军队相继扫平了洛阳城外围的屏障, 眼看着就要直逼城下了。王世充困守洛阳城, 集结孟海公, 高谈圣, 朱灿、窦建德四王, 与甲锁山布阵, 欲解洛阳之围, 单雄信临危受命, 在城外拦截唐军。

城里城外厮杀一天, 唐军罗成连挑五王, 大破洛阳。单雄信挂心洛阳城内, 飞骑回城, 才知兵败, 郑王已死。单夫人劝其归降, 单雄信大怒, 不允, 放下还在襁褓中的儿子, 便又披甲决心与李唐决一死战。单夫人明知败局已定, 不愿再闻噩讯, 在府中自缢而亡。

整个单府就和整个洛阳城一样, 到处是一片慌乱狼藉。下人们逃的逃, 散的散, 每天失窃打碎的器物数都数不过来, 更不要说还有那些明偷暗抢。

单盈盈也无心关心那些, 她把单家的小少爷抱到了自己屋里, 摇着摇篮, 看着里面熟睡的婴儿, 好像外面的动乱都搅不醒他的梦似的。短短几天, 洛阳城换了主人, 这天下也快换了主人, 可他哪里知道呢。郑王朝没了, 单府也跟着没了, 他的妈妈也没了, 爹爹…….

单盈盈不忍再往下想。短短几日, 她就又没有家了。现在想想, 在二贤庄那些日子, 是多么快活啊。

?“aio,aio”摇篮里的婴儿, 似乎也感受到了什么, 有些不安地皱起小眉头, 舞动了两下小手。单盈盈忙又推起了摇篮, 哼了几句儿歌, 哄孩子又睡了过去。

单盈盈望着熟睡的婴儿, 想起二贤庄没得时候, 她也是事后才知道, 现在回想起来, 那时也像是在做梦。还好有哥哥。可如今, 就只有她自己了。

不, 是这孩子只有她了。

这年头, 世道乱, 做什么都不容易。她找了几个可靠的下人帮着简单料理了单夫人的后事, 一面不断打探着哥哥的消息, 一面找寻出城的渠道。

终于在唐军进城的那天, 下人来报, 说是今日上午之前, 可以从西城门出城。她连忙收拾了行李, 又叫老管家去雇辆能出城的马车。匆忙之间, 也算收拾妥当了, 她抱着小少爷出了府后小门正要上马车, 就听她叫去打探消息的人慌慌张张回来了。

“ *** ,  *** ……”那人跑过来喘着粗气叫到。

“可是打听到了什么消息?”单盈盈着急的问道。

“打听到了。”那人说完却突然跪下, 抹着眼泪道:“秦王欲招降老爷, 老爷不从, 已经被下令处斩了。”

单盈盈闻听噩耗, 顿时就像被人抽走了浑身的力气, 身子有些摇摇欲坠起来, 连忙往前倚着马车稳住身子, 勉强保持镇定继续问道:“秦琼, 秦二哥呢?”

“秦将军不在营中。”来人答道。

“徐茂公, 那徐茂公呢?”单盈盈无暇细究他话里真假, 只是匆忙问话, 像是想要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般。

“呜呜呜……”来人已经泣不成声。“;老爷……,老爷已于昨日午时三刻被处斩了……呜呜呜, 是秦王亲自下令, 罗少保监斩……”

单盈盈直觉受了当头一棒, 脑子里混混沌沌的, 再也支撑不住, 身子就要往下软, 幸好被老管家抱着扶住。

巳时, 唐军进城。大队人马沿着长安街一直延伸到西门外头。一匹白S骏马上, 银甲红袍的罗成冷着一张无喜无悲寒霜面, 渐渐离了队伍, 沿着空无一人的街道, 缓缓而行。只有两三个贴身侍卫跟在身后。

快到了单府, 罗成突然勒住了缰绳, 不放马再往前。属下几个侍卫都觉得诧异可看到主人那张阎王脸, 都不敢多问。正当几人踌躇不前时, 从街角拐出一辆半旧的小马车来。

罗成面无表情, 等着马车从身边驶过, 目光却被马车带着也往远去。

“少保, 要不要检查一下这辆马车?”一个侍卫建议道。

罗成没有说话, 只看着那辆马车, 晃晃悠悠地一点一点走的越来越远。久久不曾收回目光。

他想起, 最后分别的时候, 她靠在他怀里, 说:“放心, 我会在这等你的。”终于一狠心, 下马往单府走去。

马车里, 单盈盈抱着孩子, 靠在车床旁, 手里紧紧地握着车帘, 终于再也难忍悲伤, 泪如雨下。“为什么, 为什么是你呢?”单盈盈猛地掀起车帘, 往后看去, 却只看见罗成一袭红袍走远的背影。单盈盈, 终于忍不住放声哭泣。

罗成奔到单府, 见府内一片狼藉, 已是空无一人, 连忙一边乱找, 一边焦急地唤道:“盈盈”“盈盈”, 却无人回应。罗成有些慌了。他跑到单盈盈的小院, 推开门, 同样的空无一人。只在桌上留了一张字条。

“罗成, 当日劝你出城, 是为了成全我爱的人, 成全你的情义与抱负, 如今, 我也要去还我的了。我会把哥哥的孩子好好养大。罗成, 我很想你, 想见你, 我舍不得你。我如今好后悔, 后悔放你走, 后悔在一起时总是你捉弄我, 我都没有捉弄过你, 后悔我们没有一起看过花灯, 没有一起划过船……罗成, 我好后悔是你。”

峰回路转, 云开天阔。几个春秋过后, 已经在一处乡下住下的单盈盈, 依稀梦里仍会见到罗成。仿佛近如咫尺, 可伸手去摸, 却发现总是摇隔天河。只得徒立相望。真是盈盈一水间, 脉脉不能语。

罗成的妻子是新月娥单盈盈还是窦线娘?

  罗成的妻子是新月娥。

新月娥

  隋唐英雄里面的新月娥为霓虹关守关女将, 擅使飞刀暗器, 罗成奉命攻霓虹关, 在战场上和新月娥“一战钟情”, 后因为却因两人各为其主, 加上新月娥哥哥新文礼假意投降暗中设伏要杀李密等人, 李密为了解心中之气, 要将新文礼五马分尸, 并让罗成负责监斩。哥哥的死让新月娥对罗成很仇视。两人的恋情创造了诸多阻隔。但罗成的不懈努力、坚持和等待, 感动了新月娥, 两人最终牵手走在一起。罗成与新月娥育有二子, 长子罗通, 次子罗平, 罗成出征前为其取名, 寓意平安归来, 天下太平。但罗成不幸遭人陷害战死沙场, 罗平成为遗腹子。

  以上就是“罗成单盈盈(隋唐演义中罗成和单盈盈到底是算什么结局?)”的论述。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进行核实处理。

0人已打赏

Copyright ©2014-2022 花都知识网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豫ICP备19020844号-1 非经营性网站Powered by pzzhd.com公安网备|Sitemap
免责声明 :本站资源来源自网络,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