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倾城之恋》中白流苏人物形象分析

日期:2022-11-06| 编辑: admin2020| 阅读: 30 |原作者: 梁宇|来自: 花都知识网

今天给大家介绍的是《倾城之恋》中白流苏人物形象分析,《倾城之恋》中白流苏人物形象分析的详细内容:内容摘要:白流苏是张爱玲小说中为数不多的有着幸运结局的女主人公。张爱玲曾说:“流苏实在是一个相当厉害的人 ...

  今天给大家介绍的是《倾城之恋》中白流苏人物形象分析,《倾城之恋》中白流苏人物形象分析的详细内容:

  内容摘要:白流苏是张爱玲小说中为数不多的有着幸运结局的女主人公。张爱玲曾说:“流苏实在是一个相当厉害的人, 有决断, 有口才, 柔弱的部分只是她的教養与阅历。”厉害与柔弱统一在流苏身上, 张爱玲将人物的这一特点表现得落落有致, 别有韵味。

  关键词:厉害 柔弱 白流苏 《倾城之恋》

  白流苏是张爱玲小说中为数不多的有着幸运结局的女主人公。现实层面, 她“得到了众人虎视眈眈的目的物范柳原”[1]。心灵层面, 她拥有了爱人之间的相知相惜—“他们把彼此看得透明透亮。仅仅是一刹那的彻底的谅解, 然而这一刹那够他们在一起和谐地活个十年八年。”[2]十年八年, 不是古典主义的爱情里执子之手, 与子偕老的一生一世, 但对置身于动荡且奔驰向前的时代列车上的现代人而言, 已经长久得仿佛是一辈子。

  张爱玲在《关于〈倾城之恋〉的老实话》中说过“流苏实在是一个相当厉害的人, 有决断, 有口才, 柔弱的部分中是她的教养与阅历。”[3]厉害与柔弱统一在流苏身上, 张爱玲将人物的这一特点表现得落落有致, 别有韵味。这个出身于传统大家庭的女子, 没有接受过新式教育, 也没有读过多少书, 可这样一个在衰败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女子, 并不缺乏决断的智慧和应辩的口才, 这是她犀利、亮烈的一面, 而教养与阅历造成的柔弱, 则体现了她娴雅、单纯的一面。如果只有前者, 那么流苏就如同《金锁记》中的曹七巧一样, 纵使攻城略地、手段高明, 却令人生畏、众叛亲离;如果只有后者, 那便是《金锁记》中的长安, 唯有受人摆布、掌控, 即使遇到相爱的人, 有机会逃出坟墓似的家庭, 最终还是少了一点狠劲、决绝, 只能将新生的希望永远埋葬。流苏虽然厉害, 但教养和阅历, 使她不会去兴风作浪、狼奔豕突;流苏尽管柔弱, 但决断和口才, 令她能够维护、拓展自己生存的空间, 而不是束手无策, 坐以待毙。

  一.决断与口才

  流苏的决断体现在她常常在前路未卜时, 敢于大胆做出选择。可以说她嫁为人妇以后, 人生的重大决定, 都是自己思考后独立做出的。她曾对柳原说, “连我这样守旧的人家, 也还说‘初嫁从亲, 再嫁从身”[4]。小说关于流苏的初嫁未置一笔, 但就“初嫁从亲”四字看来, 那情形大约和后来宝络相亲没什么区别——家里所有的人都可以指手画脚、掺合评论, 唯独待嫁的小姐说不上话。结婚自己做不了主, 离婚则是流苏的主动选择, 至于原因, 文中一代而过——丈夫不仅将流苏打伤, 另外还有许多对不起她的地方。即使如此, 在那样的时代和家庭背景下, 流苏没有一味委曲求全, 而是坚决摆脱不幸的婚姻, 果断决绝可见一番。

  当徐太太说是要出盘缠请流苏去香港物S结婚人选, 灵敏的流苏经过分析, 猜测是范柳原的“鬼计”。徐太太说得光明正大, 而家人们早已当流苏是多余, 无可无不可, 抱着看笑话的态度, 只有她自己明白其中的蹊跷。此去当然有风险, 那个只见过一面, 豪富、聪明、漂亮、外国派的范柳原到底是什么用意, 流苏也说不准。在没有人可以商量、可以讨教的情况下, 她迅速做出决定, 要放手一搏。在她娘家哥嫂们看来, 范柳原高高在上, 流苏绝无机会, 所以毫不留情地嘲笑她, “人家多少小姐都看不上眼呢, 他会要你这败柳残花?”[5]流苏赴港的决定里包含着对自己的信心, 也有对即定命运的抗挣, “如果赌输了, 她声名扫地, 没有资格做五个孩子的后母”[6]。众人眼里, 如果能够做成五个孩子的后母, 就是流苏最好的归宿, 但她显然心有不甘。流苏的决断不是因为爱情、也不是意气用事, 她很清醒, 也做了最坏的打算——即使因为范柳原身败名裂, 身无可遁, 也不会比成为五个孩子的后母更令人绝望。

  流苏在香港呆了一个多月, 和柳原共处的机会很多, 他们虽然有袒露心声、真情相对的时刻, 但各自都放不下心中的戒备, 最终不欢而散。流苏没有得到任何承诺, 两手空空回上海, 自然料得到家里人对她的态度只会较以往更恶劣, 彼时她还不能说服自己接受做情妇的命运, 所以选择干净爽利地离开, 绝不脱泥带水。

  流苏的决断来自于智慧和内心的成熟, 口才更是这两者的外化。和哥嫂的针锋相对、向徐太太示弱求援以及与柳原的往来试探, 言语上流苏从不聒噪, 但无论对方是明枪还是暗箭, 是善言还是恶语, 就没有流苏接不住的话。一个人口才好到一定份上, 就如同利器在手, 有时比划着, 不留意就伤到别人。但是流苏的口才不用于攻击, 只用来防御, 或者是试探。在香港期间, 柳原与流苏有许多的单独相处的时间。他们不停地试探对方, 那些对话充满了机锋, 例如下面这一段:

  柳原道:“我这是正经话。我第一次看见你, 就觉得你不应当光着膀子穿这种时髦的长背心, 不过你也不应当穿西装。满洲的旗装, 也许倒合式一点, 可是线条又太硬。”流苏道:“总之, 人长得难看, 怎么打扮着也不顺眼!”柳原笑道:“别又误会了, 我的意思是:你看上去不像这世界上的人。你有许多小动作, 有一种罗曼谛克的气氛, 很像唱京戏。”流苏抬起了眉毛, 冷笑道:“唱戏, 我一个人也唱不成呀!我何尝爱做作——这也是逼上梁山。人家跟我耍心眼儿, 我不跟人家耍心眼儿, 人家还拿我当傻子呢, 准得找着我欺侮!”[7]

  柳原的话闪烁隐晦, 似赞美又似调侃。流苏言辞看似将自己放在弱者的位置, 用意却是步步紧逼。她以守为攻, 语带芒刺, 使得柳原收起一贯的花花公子腔调, 委屈地辩解, 强调自己是动了真情、费了心机。两人正是通过对话更深刻地了解对方, 更清晰地透视自己的内心。这种脑力与口才上的旗鼓相当, 当然也是两人的感情催化剂。

  第二次去香港, 流苏做好了同居的准备, 不仅因为经济的原因, 也有对柳原的喜欢, 及至战争爆发, 两人生出相依为命的情愫, 她不仅得到了爱情、金钱, 也如愿缔结婚姻。如张爱玲所说, “要这个人物, 要什么有什么”[8]。为了让流苏值得这样的命运, 张爱玲不仅赋予了她决断和口才, 还让她具有因教养和阅历而造成的柔弱, 正是这份柔弱与厉害形成参差之美, 令范柳原这个洋派又固执的异乡人沉陷其中。

  二.教养与阅历

  为什么“教养与阅历”会造成流苏的柔弱?教养是心中的分寸和言行的适度。一个有教养的人, 在缺乏教养的大环境中, 常常处于劣势。流苏与柳原之间有一次非常深入的交谈:

  柳原道:“我知道你是不快乐的, 我们四周的那些坏事、坏人, 你一定是看够了。(流苏和柳原相识不久, 以前的生活境遇也大相同, 何以柳原能够窥见流苏周围的坏人、坏事。合理的解释是柳原洞察力极强, 一次相亲会面, 他已经看清了白公馆那些人的嘴脸。另外, 流苏在家中的艰难处境, 恐怕他也在徐太太那里了解得清清楚楚。但是, 柳原說这话并不是为了安慰流苏, 而是道出自己内心的郁结。——论者注)可是如果你是第一次看见他们, 你一定更看不惯, 更难受。我就是这样, 我回中国来的时候已经二十四了, 关于我的家乡, 我做了好些梦。你可以想象到我是多么的失望。我受不了这个打击, 不由自主的就往下溜。你……你如果从认识从前的我, 也许你会原谅现在的我。”流苏试着想像她是第一次看见她四嫂。她猛然叫道:“还是那样的好, 初次瞧见, 再坏些, 再脏些, 是你外面的人。你外面的东西。你若是混在那里头长久了, 你怎么分得清, 哪一部分是他们?哪一部分是你自己?”(流苏并没有不说原谅还是不原谅, 她设想柳原提出这种可能性, 给出了他意想不到的, 带着自己切肤之痛的看法。——论者注)[9]

  这是两个有故事、有阅历的人在交换对生活的体认。没有迎合, 也没有虚伪、掩饰, 两人都把内心最痛苦、最无力的那部分吐露出来。小说开篇写了流苏在哥嫂们围攻夹击之下的一番表现:

  流苏气到了极点, 反倒放声笑了起来道:“好, 好, 都是我的不是, 你们穷了, 是我把你们吃穷了。你们亏了本, 是我连累了你们。你们死了儿子, 也是我害了你们伤了阴骘!”[10]

  这样尖刻、恶毒的言语本是流苏不屑和反感的, 可是屡屡被哥嫂们以尖刻和恶毒的言语攻击, 使她失去了原本的娴静、文雅, 她恶语相向, 诅咒无辜的孩子, 以此发泄愤懑, 为自己争得一点公道。但此后, 她再没有和家中人发生激烈的言语冲突, 并非口才不济, 而是她的教养不允许。亲戚们的冷酷、丑陋令她绝望, 她不能让自己也成为那样的人。

  流苏与柳原同居后, 经济上已经安全无虞, 但她依然有强烈的不安, “她怎样消磨这以后的岁月?找徐太太打牌去, 看戏?然后渐渐的姘戏子, 抽鸦片, 往姨太太们的路子上走?……那到不至于!她不是那种下流人, 她管得住她自己。”[11]流苏的教养, 使她向往做一个好妻子、好母亲, 即使情妇的生活不正常, 她也相信可以管得住自己, 不往堕落的路上滑下去。流苏生在腐旧的家庭, 一直就混在那些脏的、坏的里面, 可是她尚能区分清浊, 保持警惕。这些与教养相关的品性和选择, 在现实的肮脏环境中, 非常容易成为一个人的软肋, 使她被视为另类, 势单力薄, 权益被攫取, 内心被伤害, 所以这就构成了流苏柔弱的一个方面。

  阅历造成的柔弱, 体现在流苏对世界的认知感性、狭隘却不失悲悯。她并不去争抢、破坏什么, 只求一方可以平静生活的天地。结识范柳原, 是她无意为之。因为家庭成员之间勾心斗角, 她置身事外, 反而获得宝络的信任, 参与了相亲得以结缘。缔结婚约也是经过战争洗礼后, 在最平和、朴素, 没有心机的情况下意外实现的。这些经历映证了她“无用”的自我评价。无用的流苏当然是柔弱的, 可是有心栽花花不开, 无心插柳柳成荫的古训, 恰能诠释流苏际遇的合情合理。对于轰轰烈烈的战争, 她并不在意历史背景、时局纵横, 她有自己的解释, “香港的陷落成全了她, 但是在这不可理喻的世界里, 谁知道什么是因, 什么是果?谁知道呢?也许就因为要成全她, 一个大都市倾覆了。”[12]劫后余生、嫁为人妇的流苏并没有得意忘形, 而是心存庆幸与怅惘, 将这段经历看作是苍凉的故事——一个飘零者虽然险象环生地躲过了不幸的结局, 但传奇总会收场, 只留下一对平凡、庸俗的夫妻。

  张爱玲对白流苏笔下留情, 心存慈悲。流苏以厉害与柔弱并存的特征, 成为张爱玲小说人物图谱中一个独特且充满魅力的艺术形象。

  注 释

  [1][2][3][4][5][6][7][8][9][10][11][12]张爱玲.倾城之恋[M].北京: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2006:193, 219, 462, 207, 191, 

  193, 203, 463, 200, 182, 213, 221.

  (作者介绍:王卉, 江苏经贸职业技术学院讲师, 研究方向:中国现当代文学)

  以上就是“《倾城之恋》中白流苏人物形象分析”的论述。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进行核实处理。

0人已打赏

相关推荐
Copyright ©2014-2022 花都知识网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豫ICP备19020844号-1 非经营性网站Powered by pzzhd.com公安网备|Sitemap
免责声明 :本站资源来源自网络,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