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金同志飞起来》:“没有军队 没有革命 也没有主题升华”

日期:2022-11-06| 编辑: admin2020| 阅读: 31 |原作者: 梁宇|来自: 花都知识网

今天给大家介绍的是《金同志飞起来》:“没有军队没有革命也没有主题升华”,《金同志飞起来》:“没有军队没有革命也没有主题升华”的详细内容:吴子茹“不谈跟政治相关的问题。”尼古拉斯·邦纳刚刚坐下来,就笑着 ...

  今天给大家介绍的是《金同志飞起来》:“没有军队 没有革命 也没有主题升华”,《金同志飞起来》:“没有军队 没有革命 也没有主题升华”的详细内容:

  吴子茹

  

  “不谈跟政治相关的问题。”尼古拉斯·邦纳刚刚坐下来, 就笑着对《中国新闻周刊》这样声明。作为一个英国人, 他导演了一部朝鲜电影《金同志飞起来》, 前不久进入了美国院线。这本身就足够戏剧性, 又加上现在朝鲜局势如此微妙, 可想而知, 他无论走到哪, 都会被人缠着谈论政治。他有点招架不住。

  3月份, 邦纳去美国参加亚洲电影节, 回北京只呆了两天, 就匆匆赶往朝鲜, 商讨电影《金同志飞起来》来华推广的事宜。他自己的本业, 一家开设于北京的赴朝鲜旅行社, 最近也很少有时间亲自打理, “时间基本上都花在这部电影上了。”他摊了摊两手, 耸耸肩说。

  《金同志飞起来》是第一部由西方投资、在朝鲜首都平壤拍摄的电影。主创中有两位西方人:英国人邦纳与比利时制片人安加·德尔门斯。由于影片本身的话题性, 受邀参加了很多电影节, 除了去年在两年一届的朝鲜国际电影节亮相外, 还去往加拿大多伦多电影节、韩国釜山电影节等。而这次在美国亚洲电影节的上映, 让它成为了第一部登上美国大荧幕的朝鲜影片。

“拍一部给朝鲜人看的有当代感的电影”

  这是一部轻喜剧励志片, 画面S彩鲜艳, 音乐浪漫, 用近乎热烈的情绪, 讲述了一个煤矿女工通过自己的努力, 最终成为优秀杂技演员的故事。

  “这不是纪录片, 没有人们期待的西方视角下的朝鮮。”和制片人德尔门斯一样, 邦纳也在各种场合反复这样解释。他的前三部作品都是关于朝鲜的纪录片, 人们似乎理应对他如此期待。然而这部时长82分钟的电影, 并没有人们期待中的对朝鲜社会和政治的窥探。就影片本身的故事而言, 没有跌宕起伏的情节, 也算不上是朝鲜主流的宣传片, “没有军队, 没有革命, 也没有主题的升华。”邦纳对《中国新闻周刊》总结。

  拍摄这样一部故事片, 源于英国电影《我爱贝克汉姆》2006年在平壤的放映。那部电影讲述了一个印度裔女孩喜欢足球偶像贝克汉姆, 不顾父母的极力反对, 最终成为足球运动员的励志故事。那个片子在平壤国际电影节上放映。邦纳从2002年起帮助组织平壤国际电影节, 也是这部电影在平壤放映的促成者。他惊讶地发现, 朝鲜普通观众对这部电影十分感兴趣, 这个故事的“简单、积极”, 打动了他们。

  在平壤电影院里, 最常见的是讲述中国革命的老片子, 还有《红楼梦》, 以及苏联的老电影等。“都是上世纪的东西了。”而《我爱贝克汉姆》充满现代气息, 朝鲜观众并不排斥, 相反, 反应还很热烈。这让邦纳决定拍摄一部“给朝鲜人看的有当代感的电影”。

  他开始找朋友一起写剧本。故事要简单流畅, 情感要积极向上, 邦纳意识到战胜困难的喜剧励志故事是人类共通的情感需求。他觉得自己终于找到了进入朝鲜人内心深处情感世界的方式。一个个人故事就足够打动人心, 不要革命宣传式的口号, 也不用升华到爱国主义的宏大主题, 邦纳决定试着纯粹一些。

  在朝鲜, 杂技表演非常有名。邦纳的赴朝鲜旅行社, 带游客观看杂技表演就是重要游览内容。而在摩洛哥、法国等重要的杂技赛事中, “朝鲜队总能胜出”。杂技表演是朝鲜人最引以为傲的艺术门类之一。邦纳去比利时找到老友、制片人安加·德尔门斯, 两人买了一瓶威士忌, 坐在一起合计, “从煤矿女工到杂技团演员, 这个故事是讲得通的, 朝鲜观众也应该会喜欢。”邦纳回忆。

  然而拍摄过程并不简单。从最开始筹划到片子拍摄剪辑完成, 总共花了六年时间, 是他前三部纪录片拍摄时间的总和, “这个过程真的是太漫长了。”邦纳感慨。

  他和德尔门斯总是被问到, 这个艰难的过程是否跟朝鲜官方的控制有关。“这背后当然有一整个故事, 你可以想象得到, ”邦纳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然而最难的, “其实并不是政治, 而是电影制片厂不相信竟然可以这样拍一部电影。”

  剧本里甚至没有提到朝鲜电影中最常见的军队, 也没有“革命”的主题。他们联系了两家朝鲜电影制片厂。两边看了本子后都摇头, “电影哪能这么拍?”朝鲜电影里, 当然也有女性作为主角的情况, 但目的一定是为了叙述“革命”。“有个强壮的男人在旁边, 攥着拳头大声喊‘加油‘加油, 为了国家, 这才是朝鲜电影应该有的样子。”邦纳两手在空中挥舞着, 鼓着腮, 做出努力加油的姿势, 随即哈哈大笑起来。

导演与朝鲜的交集

  邦纳说话时表情丰富, 讲到兴奋处手舞足蹈, 有憨豆式的幽默。他和记者聊天的咖啡馆坐落在一个苏州园林式设计的别墅区, 他绕着回廊走了一圈, 站在小桥上伸出双手, 表情神采飞扬。“这个有点像《金同志飞起来了》里面的场景!”

  邦纳50岁, 英国柴郡人, 之前在英国参加过足球队, 1990年代后到中国学习过园林建筑, 原本与朝鲜毫无交集。1987年, 朝鲜对西方开放旅游。1992年, 邦纳第一次跟一位汉学家朋友去朝鲜, 引发了他对朝鲜持续至今的兴趣。那位汉学家朋友觉得朝鲜会有商机, 第二年, 邦纳开了一家赴朝鲜旅行社, 办公地点设在北京。除经营朝鲜旅游的日常业务以外, 邦纳的旅行社同时做一些促进朝鲜和西方文化交流的事务。

  他几乎每个月都要去一趟朝鲜。书籍、电影、体育, 这些都是邦纳感兴趣的内容。他指着电脑上几幅朝鲜当代艺术作品, 详细解释道:“看这个, 就是表现这个煤矿工人, 有一点个人主义的感觉, 但另外这个不一样, 这是官方宣传画, 很明显的高大全形象。”

  2002年, 邦纳与英国电影导演丹尼尔·高登合作拍摄纪录片《人生的赛事》, 回访朝鲜1966年参加英国足球世界杯的球员。那一年, 朝鲜以1:0战胜了意大利, 成为朝鲜人津津乐道的战绩。这部纪录片在11个国家和几十个国际电影节上放映, 包括两年一次的平壤国际电影节。从这一年开始, 他也帮助组织平壤国际电影节。邦纳称自己在这一年“正式进入了电影界”。

  此后, 邦纳又分别在2004年和2006年组织拍摄了纪录片《意志之国》《叛美投朝》, 前者讲述平壤的两位女孩为了表演大型团体操而努力排练的故事, 后者讲述上世纪60年代, 4个越过三八线投奔朝鲜的美国士兵的故事。这三部纪录片都由丹尼尔·高登执导, 邦纳的旅行社出品, 在西方世界引起很大关注。有评论说, 纪录片《意志之国》“令人吃惊地表现了朝鲜人普通的日常生活”。

  《金同志飞起来了》是邦纳第一次尝试拍摄虚构故事片。影片共有三位联合导演:除邦纳外, 还有他的朝鲜朋友荣美花, 以及朝鲜军事电影制片厂的导演金光勋。从2002年开始, 荣美花就与邦纳合作拍摄纪录片。荣美花的父亲是一位电影摄影师, “在平壤有一些关系”, 她很愿意与西方人合作拍摄电影。制片人则是比利时人安加·德尔门斯, 她曾三次获得奥斯卡短片提名。2002年, 她的短片《交通阻塞》参加平壤国际电影节, 由此认识了邦纳。

  在朝鲜电影史上, 这样的组合史无前例。

  电影在多伦多电影节和美国上映后, 有影评批评说, 片中对朝鲜无忧无虑的生活“刻画得不太合理”, “这部电影是宣传朝鲜的工具”, 制片人德尔门斯的一些朋友也有类似的看法。这让他们很生气。“他们只看过西方新闻里的朝鲜, 没真的看过朝鲜以前的电影。如果看过, 就会知道, 这部片子对个人情感的描述有多大进步。”邦纳对《中国新闻周刊》解释。

  邦纳的想法很具体, 也很实际, “想拍给朝鲜观众看, 当然要想方设法进入朝鲜人的审美和情感, 欧洲式的幽默我们没有考虑。”目前, 《金同志飞起来》正筹划参加上海电影节, 台北金马影展也向他们伸出了橄榄枝。

“拍完这个, 六方会谈我都能搞定了”

  去年, 《金同志飞起来》在平壤掀起了一场观影热潮。印着女主角一张灿烂笑脸的电影海报, 与《卖花姑娘》《白毛女》等上世纪老电影的海报一起, 挂在电影院外的宣传栏上。虽然是不同时代的作品, 但粗粗看上去有着惊人的一致性。

  饰演女主角的演员韩正心, 原本是一位杂技演员, 如今她在朝鲜已经变得家喻户晓。“走在路上都有很多人能认出来。”

  电影从最初策划到开拍, 花了四年, 又用了两年拍摄和制作。“不像在其他地方, 你有剧本, 你能找到钱, 那你就开始拍吧。”邦纳说。从确定剧本到甄选主角、投入拍摄, 每一个步骤都很艰难。朝鲜人拍摄电影的方式与西方人对电影的理解, 两者的距离太过遥远, 即使对于邦纳这样一个“朝鲜通”来说, 仍然如此。

  对演员的选择上, 也少不了纠结。最终接盘的朝鲜军事电影制片厂方面想找一个明星来演, 邦纳则建议在杂技团里面找。“不需要多漂亮, 但一定要有个性, ”邦纳向对方解释, “我认为这才适合这个角S。”

  拍摄的时候, 朝鲜方的导演和编剧对故事的理解更让邦纳和德尔门斯无法理解。邦纳安排的情节是女主角被杂技团男演员嘲笑, 但最后通过努力终于完成了空中翻滚的高难度动作。朝方导演很疑惑, “一个女的怎么能完成这个?不需要信念吗?不需要为了国家吗?”

  在剧院里, 一张大长桌子摆在中间, 邦纳坐在这头, 不停地和长桌那头的朝方导演争辩:“她就是可以的!她就是很厉害!没有理由的!”

  “拍完这部电影, 六方会谈我都能搞定了, 轻松!”邦纳对《中国新闻周刊》开玩笑。

  最初, 他和德尔门斯、荣美花商量出故事梗概后, 又觉得“太不朝鲜了”。荣美花于是找来一位朝鲜本土的喜剧编剧, 一起帮着完善剧本。既要照顾主角作为个体的情感, 又要是一部具有“朝鲜风格”的电影, 真正要操作起来远比想象中的难。

  剧本甚至有意无意地做了一个“市场调研”。平壤的冬天, 天气冷冽刺骨, 大楼里没有暖气, 只在进门处有一个大火炉。荣美花故意把剧本扔在那里。后来门卫告诉她, 人们很感兴趣地翻阅这个本子, 互相聊着这个故事。有人甚至问能不能带回家慢慢读。这让几个人高兴了好一阵子。“这也许是朝鲜的电影剧本第一次征求观众的意见呢。”邦纳有点得意地说。

  最后朝鲜军事电影制片厂决定拍这部片子, 还是因为荣美花的父亲认识一位著名导演, 而这位导演的儿子供職于该厂, 他就是成为联合导演之一的金光勋。“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同意拍了, 我们称这为运气。”邦纳说, 他坚持认为自己的电影是“非官方的”, 他从未亲自跟朝鲜官方沟通过。

  “这个想起来很奇怪, 但在这个国家有很多事情, 你不能就凭你的理解去认识。”邦纳对《中国新闻周刊》说道。

  以上就是“《金同志飞起来》:“没有军队 没有革命 也没有主题升华””的论述。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进行核实处理。

0人已打赏

相关推荐
Copyright ©2014-2022 花都知识网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豫ICP备19020844号-1 非经营性网站Powered by pzzhd.com公安网备|Sitemap
免责声明 :本站资源来源自网络,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