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高墙与鸡蛋

日期:2022-11-06| 编辑: admin2020| 阅读: 39 |原作者: 梁宇|来自: 花都知识网

今天给大家介绍的是高墙与鸡蛋,高墙与鸡蛋的详细内容:我作为一个小说家,换句话说,作为以巧妙说谎为职业的人来到这里、来到耶路撒冷市。当然,说谎的不都是小说家。诸位知道,政治家屡 ...

  今天给大家介绍的是高墙与鸡蛋,高墙与鸡蛋的详细内容:

  

  我作为一个小说家, 换句话说, 作为以巧妙说谎为职业的人来到这里、来到耶路撒冷市。

  当然, 说谎的不都是小说家。诸位知道, 政治家屡屡说谎, 外交官和军人说谎, 二手车推销员和肉铺和建筑业者也说谎。但小说家说谎和他们说谎的不同之处在于:小说家说谎不受道义上的谴责。莫如说谎说得越大越高明, 小说家越能得到人们的赞赏和好评。为什么呢?

  这是因为, 小说家能够通过巧妙说谎、通过栩栩如生的虚构而将真相拽到另一场所投以另一光照。以其固有的形式捕捉真相并予以准确描述在许多情况下是不可能的。唯其如此, 我们才要把真相引诱出来移去虚构地带, 通过将其置换为虚构形式来抓住真相的尾巴。但为此必须首先在自己心底明确真相的所在, 这是巧妙说谎所需要的重要资格。

  可是今天我不准备说谎。打算尽可能说实话。一年之中我也有几天不说谎, 今天恰好是其中的一天。

  实话实说好了。关于此次来以S列接受耶路撒冷文学奖, 不少人劝我最好拒绝。甚至警告说如果前来, 将开展不买我的书的运动。无须说, 理由在于加沙地区的激战。迄今为止, 已不止一千人在被封锁的城区丧生, 据联合国报告, 大多数是儿童、老人等手无寸铁的平民。

  接到获奖通知以来, 我本人也一再自问:这种时候来以S列接受文学奖果真是妥当的行为吗?不会给人以支持作为纷争当事者一方、拥有占绝对优势的军事力量并积极行使的国家及其方针的印象吗?那当然不是我所希望的。我不认可任何战争, 不支持任何国家。同时, 自不待言, 我的书在书店被人拒买也不是我所希求的。

  然而, 经过深思熟虑, 我重新坚定了来这里的决心。原因之一, 就在于有那么多人劝我最好别来。或许我有一种大部分小说家都有的“犟脾气”——别人叫我“别去那里”“别千那个”, 尤其那样警告我的时候, 我就偏偏想去或想千, 此乃小说家的nature(天性)。为什么呢?因为小说家属于这样一种人:无论刮怎样的逆风, 也只能相信自己实际目睹、自己实际手摸的东西。

  正因如此, 我才出现在这里。较之不来, 选择了来;较之什么也不看, 选择了看点儿什么;较之什么也不说, 选择了向诸位说点儿什么。

  有一句话(message)请允许我说出来, 一句个人性质的话。这句话在我写小说时总在我脑袋里挥之不去。它并非写在纸上贴在墙壁, 而是刻于我的脑壁。那是这样一句话:

  假如这里有坚固的高墙和撞墙破碎的鸡蛋, 我总是站在鸡蛋一边。

  是的, 无论高墙多么正确和鸡蛋多么错误, 我也还是站在鸡蛋一边。正确不正确是由别人决定的, 或是由时间和历史决定的。假如小说家站在高墙一边写作——不管出于何种理由——那个作家又有多大价值呢?

  那么, 这一隐喻到底意味什么呢?在某种情况下它是简单明了的。轰炸机、坦克、火箭、白磷弹、机关枪是坚硬的高墙。被其摧毁、烧毁、击穿的非武装平民是鸡蛋。这是这一隐喻的一个含义。

  但不仅仅是这个, 还有更深的含义请这样设想好了:我们每一个人都或多或少分别是一个鸡蛋, 是具有无可替代的灵魂和包拢它的脆弱外壳的鸡蛋。我是, 你們也是。再假如我们或多或少面对之于每一个人的坚硬的高墙。高墙有个名称, 叫作体制(system)。体制本应是保护我们的, 而它有时候却自行其是地杀害我们和让我们杀人, 冷酷地、高效地, 而且系统性地(Systematiclly)。

  我写小说的理由, 归根结底只有一个, 那就是为了让个人灵魂的尊严浮现出来, 将光线投在上面。经常投以光线, 敲响警钟, 以免我们的灵魂被体制纠缠和贬损。这正是故事的职责, 对此我深信不疑。不断试图通过写生与死的故事、写爱的故事来让人哭泣、让人瞑怕、让人欢笑, 以此证明每个灵魂的无可替代性——这就是小说家的工作。我们为此而日复一日地认真编造故事。

  我的父亲去年夏天去世了, 活了九十岁。他是个退休教师, 也是个兼职佛教僧侣。在研究生院就读期间被征召入伍, 参加了中国大陆的战斗。我小的时候, 他每天早上都在饭前向佛坛献上长长的深深的祈祷。一次我问父亲为什么祈祷, 他回答为了在战场死去的人, 为了在那里—无论友方敌方一失去性命的人。每次看见父亲祈祷的身姿, 我都觉得那里似乎飘浮着死亡的阴影。

  父亲去世了, 其记忆——还没等我搞清是怎样的记忆——也彻底消失了。但是, 那里飘浮的死亡气息仍留在我的记忆中。那是我从父亲身上继承的少数然而宝贵的事项之一。

  我在这里想向诸位传达的只有一点:我们都是超越国籍、种族和宗教的一个一个的人, 都是面对体制这堵高墙的一个一个的蛋。看上去我们毫无获胜的希望。墙是那么高那么硬, 那么冰冷。假如我们有类似获胜希望那样的东西, 那只能来自我们相信自己和他人的灵魂的无可替代性并将其温煦聚拢在一起。

  请这样想想看。我们每一个人都有可以拿在手中的活的灵魂, 体制则没有。不能让体制利用我们, 不能让体制自行其是。不是体制创造了我们, 而是我们创造了体制。

  我想对诸位说的仅此一点。

  荣获耶路撒冷奖, 我很感谢。感谢世界很多地方都有看我书的人。我要向耶路撒冷的每一位读者致以谢意。毕竟是因了你们的力量我才出现在这里的。但愿我们能够共同拥有什么——非常有意义的什么。我很高兴得以来此向诸位讲话。

  注

  此文据村上春树在日本《文艺春秋》杂志2009午4月号发表的日语原文翻译。

  点评

  2009年2月, 村上春树领取耶路撒冷文学奖时发表了这篇演讲。对于“高墙”与“鸡蛋”的理解, 原文中已经阐述得非常清楚, 即加了底纹的三个自然段——村上在谈到自己写作的价值立场时, 坚定不移地站在了“鸡蛋”的一边——小说家经常认为自己的写作是对抗性的, 是站在强权的对立面的, 这是村上谈论“高墙”与“鸡蛋”的语境, 我们在阅读时不能脱离这一语境肆意发散理解。借助“高墙”与“鸡蛋”, 村上把一个复杂的问题用简单的比喻形象地传达给听众(读者), 这种表达效果是非常好的, 尤其在演讲现场。此外, 我们不应该歪曲村上的意思为“你弱你有理”“一切问题怪体制”等观这显然不是他的本意。对于村上来说, 他所认为自己应有的社会担当与责任, 依然是“为了让个人灵魂的尊严浮现出来, 将光线投在上面”。

  (一一)

  以上就是“高墙与鸡蛋”的论述。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进行核实处理。

0人已打赏

相关推荐
Copyright ©2014-2022 花都知识网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豫ICP备19020844号-1 非经营性网站Powered by pzzhd.com公安网备|Sitemap
免责声明 :本站资源来源自网络,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