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韬光养晦”与“有所作为”及其均衡

日期:2022-11-06| 编辑: admin2020| 阅读: 118 |原作者: 梁宇|来自: 花都知识网

今天给大家介绍的是“韬光养晦”与“有所作为”及其均衡,“韬光养晦”与“有所作为”及其均衡的详细内容:张贺高望摘要: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中国面临复杂而严峻的国内外形势。在此背景下,邓小平提出了“韬光 ...

  今天给大家介绍的是“韬光养晦”与“有所作为”及其均衡,“韬光养晦”与“有所作为”及其均衡的详细内容:

  张贺 高望

  摘要: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 中国面临复杂而严峻的国内外形势。在此背景下, 邓小平提出了“韬光养晦、有所作为”的外交方针。“韬光养晦”的提出虽然有其特有的历史背景, 但在邓小平的逻辑思维里“韬光养晦”并不是权宜之计, 是内敛自省与责任担当的有机统一, 强调通过自身的发展促使国际秩序正向变革, 是中国必须长期坚持的战略。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了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并重申了“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 这需要中国争取并把握战略机遇期, 承担更多的国际责任, 并在外交实践中把握好“韬光养晦”与“有所作为”之间的巧妙均衡。

  关键词:韬光养晦 有所作为 均衡

  一、“韬光养晦”的精神实质

  “韬光养晦”是邓小平在1989年“六四”政治风波后, 苏东国家解体, 世界社会主义处于低潮, 中国政府处于西方孤立和制裁背景下提出的方针。为应对当时党内出现的悲观情绪, 回答中国“怎么办”、“向何处去”等尖锐问题, 统一党内高层认识, 邓小平先后在内部发表了冷静观察、稳住阵脚、沉着应付、不当头、反对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维护世界和平、建立國际政治经济新秩序等一系列重要观点, 并逐步形成了“韬光养晦、有所作为”的战略思想。1992年4月28日, 邓小平在内部讨论会中, 就中国发展问题谈及了“韬光养晦”。他指出:“我们再韬光养晦地干些年, 才能真正形成一个较大的政治力量, 中国在国际上发言的分量就会不同。”当时, 这些内容只是为了统一党内高层的思想, 并没有对外公开并宣称为战略和政策。直到1995年12月12日, 时任外交部长钱其琛在外交部《邓小平外交思想研讨会》开幕式上的讲话中, 对邓小平这一方针提出的背景和内涵做了比较充分和完整的说明。他指出, 在90年代初苏东剧变这一复杂的外部环境下, 邓小平及时提出了“冷静观察、稳住阵脚、沉着应付、韬光养晦、善于守拙、绝不当头、有所作为”的方针, 强调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基础上从容地发展同所有国家的关系, “要韬光养晦, 埋头苦干, 不扛大旗不当头, 过头的话不说, 过头的事不做。要真正扎扎实实地抓好经济建设, 不要耽搁。中国在国际舞台上不是无足轻重, 是能够并且应该有所作为。”邓小平在这一特定历史时期, 根植中国实际提出的外交方针被总结概括为“韬光养晦、有所作为”或“韬光养晦”, 成为冷战后中国对外关系的指导方针。

  “韬光养晦”具有深厚的传统政治思想渊源与传统文化底蕴, 其字面意思是“隐藏才能, 不使外露”。最初邓小平的“韬光养晦”谈话只是针对内部, 并没有向国外传递, 也没有将“韬光养晦”作为中国的外交战略。后来, “韬光养晦”公开后, 由于受制于西方主导的国际话语体系, 也没有及时有效地根据国外受众的特点将“韬光养晦”进行界定和重构, 以至于西方国家从字面上对“韬光养晦”进行解读, 视“韬光养晦”为中国的对外战略, 并翻译成“hide its capabilities and bide its time”, 意指中国采取战略欺骗, 忍受屈辱, 掩饰实力, 等待时机, 最终达到消灭对手, 称霸世界的目的。从这个角度来理解和诠释“韬光养晦”过于浅显和粗糙, 导致了该方针在西方语境中被误读的局面, 不仅给中国国家形象造成了负面影响, 使国际社会对中国产生了战略怀疑, 而且还曲解了邓小平“韬光养晦”的精神实质。这也是“韬光养晦”诟病的地方。

  弄清“韬光养晦”的精神实质, 不能仅从其字面意思来理解, 还应结合历史背景, 并将二十八字方针联系起来看。其核心要义是要在国际社会中善于守拙, 绝不当头, 即使强大了也不称霸世界, 并不存在中国为了消灭对手而隐藏实力, 卧薪尝胆, 等待时机, “君子报仇, 十年不晚”的战略意图, 更不存在所谓的“战略欺骗”。可以看出, “韬光养晦”的精神实质主要有两个方面, 一是“韬意识形态之光”, 即不与西方国家进行意识形态的对抗, 不去论证社会主义的优越性, 不取代苏联扛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旗, 不充当第三世界的头, 将意识形态斗争与国家关系分开处理, 坚持中国一贯奉行的“不称霸”政策, 在对外交往中谦虚谨慎、保持低调, 讲过头的话, 不做过头的事, 为国家发展, 对外开放和现代化建设创造一个长期的和平国际环境, 获得一个较长的和平发展机遇期;二是“养经济发展之晦”, 即以经济建设为中心, 谋求自身的发展和壮大, 抓住时机, 集中精力将自己的事情办好, 从而在国际事务中有所作为, 在国际舞台上发挥更大的作用。

  二、“韬光养晦”与“有所作为”的辩证关系

  自90年代以来, 中国按照“韬光养晦、有所作为”的战略思想对复杂的国际事务予以正确处理, 稳定了内外局面, 并在和平与发展为主题的时代背景下, 紧抓首先办好自己的事情, 使中国对外开放取得了显著成绩, 经济社会快速发展, 在亚洲和世界始终以一个和平稳定的国际因素出现, 为世界和平与发展做出了积极而重要的贡献。

  近年来, 在越来越多的中国外交观察人士看来, 中国对外政策随着经济与军事实力的上升正在逐步改变1990年代以来的“韬光养晦”的风格, 进入官方所说的“奋发有为”或不少学者所认为的“强硬”阶段, 对中国未来角S和行为提出了质疑。特别是2009年以来, 中国在捍卫钓鱼岛、南海等国家主权利益中的强硬立场, 以及2013年习近平提出“奋发有为”的周边外交战略和“一带一路”倡议等所谓“改变国际秩序现状”的进取行为, 使“中国强势论”、“另起炉灶论”、中国业已抛弃“韬光养晦”等话语成为一种具有相当影响力的判断。

  图1:美国新闻文章中将中国形容为“强硬(Assertive)”的频率 数据来源:LexisNexis

  这种对于中国外交政策发生转变的认知, 主要源自对“韬光养晦”的误读, 而导致误读的根本原因在于忽视了“韬光养晦”背后还有“有所作为”。从表面上看, “韬光养晦”是一种“无为”的策略。一方面, 在自身实力弱小的情况下, 通过收敛锋芒, 牺牲暂时的、局部的利益, 避免过早引起对手注意, 以获得生存和发展的空间。另一方面, 当发生利益冲突时, 通过隐忍和退让, 缓解外部压力, 避免对抗, 以谋求全局利益和长远发展。作为一种“以退为进”的发展方式, “韬光养晦”背后潜藏的是积极向上“有为”的实质。实事求是地讲, “韬光养晦”在指导中国外交实践中从来没有“单独”存在过, 它只是1990年代以来中国外交指导方针的一部分或者说是一个方面。“韬光养晦”与“有所作为”是作为中国外交指导方针一体两翼而存在的, 是一起被提出的, 两者相互补充、彼此相容, 只不过是90年代中国更多地强调了“韬光养晦”, 而部分学者并没有看到“有所作为”的一面。

  从理论上看, “韬光养晦、有所作为”包含着国际政治辩证法思想, 两者是辩证统一的关系, 相辅相成、并行不悖。一方面, 邓小平强调要“少说多做, 要努力把自己的事情办好”;另一方面, 他又指出, 中国作为一个大国, “在国际问题上无所作为不可能, 还是要有所作为”。“中国永远不会接受别人干涉内政”, “不要指望中国人民吞下苦果”, “要维护我们独立自主、不信邪、不怕鬼的形象, 我们绝不能示弱”。因此, “韬光养晦”突出强调冷静、谨慎处理对外关系, 集中精力干好自己的事, 在国际社会中善于守拙, 绝不当头。“有所作为”则指不应妄自菲薄, 在国际上必须有所追求, 并发挥应有的作用。

  三、“韬光养晦”依然不可摒弃

  “韬光养晦”的精神实质在于“韬意识形态之光, 养经济发展之晦”, 在中国特S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 在中国仍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 仍是发展中国家的历史时期, 在保持战略定力, 争取和用好我国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期的关键时刻, 中国外交坚持“韬光养晦”仍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客观上, 中国的实力还不足以成为国际政治经济中的主导力量, “西強我弱”的基本态势并未发生改变。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 中国的相对实力毫无疑问取得了大幅增长, 但仍无法与美国平起平坐。从综合实力看, 中国虽然经济体量很大, 但在科技、教育、文化软实力等方面与美国等西方国家还有很大的差距。地缘政治方面, 中国作为地区经济发展的引擎, 带动了区域经济的发展, 但是在政治领域, 中国仍无法成为地区的领导者。一方面, 中国奉行不结盟政策, 未与任何周边国家结盟, 甚至与一些国家还存在领土和领海争端, 政治互信缺乏;另一方面, 随着美国执行“亚太再平衡”战略和“印太战略”, 以及美国构建的地区安全和军事同盟体系, 对中国安全构成了挑战, 使得中国无法在经济以外的领域发挥更大的作用。国际秩序方面, 中国虽然积极融入国际社会, 逐步从体系的受益者向参与者、改革者和贡献者转变, 并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S, 但是当前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仍然是美国主导, 仍受到西方国家制定的国际规则的制约。

  此外, 中国自身还面临着诸多发展与改革的困难。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 中国的政体一直被西方国家视为“异类”, 面临改革的问题。同时, 在对待民主、人权等问题有别于西方国家的看法, 与西方国家的差异仍然很大。在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 中国还面临生态环境、民族分裂主义、社会治理等方面的挑战。如果我们放弃“韬光养晦”, 同西方国家搞意识形态斗争, 将会恶化中国发展和对外合作的外部环境, 很容易形成西方国家共同对华的局面, 不利于稳定中国与西方国家的关系。

  主观上, 中国并无称霸的意愿。“韬光养晦、有所作为”的内在逻辑与中国永不称霸的思想一脉相承。早在1956年, 毛泽东就曾指出, “但是要谦虚。不但现在应当这样, 四十五年之后也应当这样, 永远应当这样。中国人在国际交往方面, 应当坚决、彻底、干净、全部地消灭大国主义”。 1974年, 邓小平在联大发言时指出:“如果中国有朝一日变了颜S, 变成一个超级大国, 也在世界上称王称霸, 到处欺负人家, 侵略人家, 剥削人家, 那么, 世界人民就应当给中国戴上一顶社会帝国主义的帽子, 就应当揭露它, 反对它, 并且同中国人民一道, 打倒它。”这既是毛泽东对中国与世界关系的认知, 同时也是邓小平对中国与世界关系的认知, 更是中国传统文化和中国外交实践所形成的中国与世界关系的认知。近年来, 中国承担起时代赋予的责任, 积极推动构建相互尊重、公平正义、合作共赢的新型国际关系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参与全球治理, 变革全球治理体系, 促进共同发展, 这都是中国一以贯之的和平外交思想的体现。习近平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再次强调, “中国发展不对任何国家构成威胁。中国无论发展到什么程度, 永远不称霸、永远不搞扩张。”

  “韬光养晦”的提出虽然有其特有的历史背景, 但在邓小平的逻辑思维及官方文件里“韬光养晦”并不是权宜之计, 是内敛自省与责任担当的有机统一, 强调通过自身的发展促使国际秩序正向变革, 是中国必须长期坚持的战略。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了“两步走”战略, 重申了“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 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开始设想的“三步走”战略一脉相承, 需要中国继续争取战略机遇期并保持战略耐心。而“韬光养晦”就是保持并延续战略耐心的具体体现。

  四、“韬光养晦”与“有所作为”如何取得均衡

  “韬光养晦”是中国外交汲取的中国历史传统中的精髓, 是古人留给我们的文化智慧, 其目的是为了“有所作为”。一味固守“韬光养晦”, 只能任人宰割, 毫无建树。脱离中国实际, 盲目作为, 将导致忧患意识淡化, 并最终滑向冒险主义。如何在“韬光养晦”与“有所作为”之间取得均衡, 关键在于审时度势, 因势利导, 顺势而为, 同时做到刚柔并济, 在辨认清中国的国际身份的前提下, 确保维护国家利益与履行国际责任的统一。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 “中国特S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 这是我国发展新的历史方位”。在新时代, 中国外交必须审视自身的国际地位、角S和战略等诸多相互联系的问题, 以便在不断变化的形势下, 重建实现国家崛起、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和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所需要的利益、角S与责任这三者之间新的协调关系。

  中国的国际身份辨认是一个长期的历史过程, 需要从国内政治、大国关系和国际政治三个角度入手。1840年以来很长一段时间, 由于对自身的国际身份变化辨认不清, 中国外交与其国际身份常常出现错位。从1978年起, 中国的国际身份有进入了一个比较稳定的阶段, 并且具有双重属性, 即具有“发展中国家”和“成长中的世界性大国”的双重身份。正是具有这双重身份, 需要中国外交在“韬光养晦”“有所作为”之间取得均衡。进入新时代, 我国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 仍处于发展的战略机遇期, 这一身份定位和发展阶段决定了中国的利益、角S与责任, 需要我们冷静地审视自身的实力和地位, 不能成为国际秩序的颠覆者和霸权国家的挑战者, 应当继续抓住并利用好难得的战略机遇期, 继续坚持和发扬“韬光养晦”, 集中精力做好自己的事情, 不当头、不扛旗, 针对自身的不足进行修正, 治理好自己, 才能在世界上取得更大的作为。另一方面, 进入新时代, 中国国力增强, 作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外汇储备国、第一大货物贸易国、第一大工业国, 与各大国开展的合作全面而又深入, 对世界的影响举足轻重, 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 中国有能力、有义务为建立一个更好的世界承担比以往更多的国际责任, 可以为发展中国家走向现代化提供新路径, 为不断变革的全球治理和国际秩序提供中国方案, 为人类进步贡献中国智慧, 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作出更大的贡献, 也有更多的方式捍卫自己的核心利益。只有认清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和成长性世界大国这两种身份才能在“韬光养晦”与“有所作为”之间取得动态均衡。作为发展中国家, 中国只能承担与其国家综合国力相适应的国际义务, 而履行国际责任的能力和手段常常受到制约;而作为成长型世界大国, 中国的国家利益正在全球不断扩散, 世界对中国各方面的要求正不断增加, 中国的国际责任也不断增多。

  歷史经验证明, 20世纪90年代以来我国在“韬光养晦”和“有所作为”之间取得了较好的均衡, 外交事业取得了突出成就, 中国国际环境得到较大改善, 很好地维护了国家利益, 履行了国际责任。未来, 我国面临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发展任务繁重, 国际和地区形势日趋复杂, 只有更好地认清自己的双重国际身份的属性, 把握好“韬光养晦”和“有所作为”的动态平衡, 才能更好地维护日益增长的国家利益和履行日益增多的国际责任。

  参考文献:

  [1]冷溶, 汪作玲.邓小平年谱(1975-1997年)(下)[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 2004.

  [2]王缉思.中国的国际定位问题与‘韬光养晦、有所作为的战略思想[J].国际问题研究, 2011(2):6.

  [3]王泰平.邓小平外交思想研究论文集[M].北京:世界知识出版社, 1996.

  [4]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现代汉语词典[M].北京:商务印书馆, 1998.

  [5]李德义, 于汝波.中国古典联盟战略[M].北京:军事科学出版社, 2004.

  [6]刘建飞.新时代中国外交既需韬光养晦也要奋发有为[J].中国党政干部论坛, 2019(01):46-48.

  [7]刘学勤.新时代中国外交的变化[J].改革与开放, 2018(07):41-43.

  [8]阎学通.从韬光养晦到奋发有为[J].国际政治科学, 2014(04):4.

  [9]周方银.国际秩序变化原理与奋发有为策略[J].国际政治科学, 2016年(01):45.

  [10]Qin Yaqing,  Continuity through Change: Background Knowledge and Chinas International Strategy,  The Chinese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Politics,  2014,  Vol. 7,  No. 3,  p. 302.

  [11]Beeson,  Mark and Li,  Fujian,  What Consensus? Geopolitics and Policy Paradigms in China and the United States. International Affairs 91: 1st January,  2015,  pp. 93–109.

  [12]Christensen,  Thomas J.,  The Advantages of an Assertive China: Responding to Beijings Abrasive Diplomacy,  Foreign Affairs,  1st March,  2011,  Vol. 90,  Issue 2,  pp.54-55.

  [13]Mearsheimer,  John J.,  The gathering storm: Chinas challenge to US power in Asia,  Chinese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Politics 3: 4,  2010,  pp.381-396.

  [14]Kathy Gilsinan.Cliché of the Moment: Chinas Increasing Assertiveness,  25 September,  2015,  The Atlantic. https://www.theatlantic.com/international/archive/2015/09/south-china-sea-assertiveness/407203/

  以上就是““韬光养晦”与“有所作为”及其均衡”的论述。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进行核实处理。

0人已打赏

相关推荐
Copyright ©2014-2022 花都知识网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豫ICP备19020844号-1 非经营性网站Powered by pzzhd.com公安网备|Sitemap
免责声明 :本站资源来源自网络,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