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熔喷布之乡”扬中造富神话破灭

日期:2022-11-06| 编辑: admin2020| 阅读: 32 |原作者: 梁宇|来自: 花都知识网

今天给大家介绍的是“熔喷布之乡”扬中造富神话破灭,“熔喷布之乡”扬中造富神话破灭的详细内容:王颖张建锋杨秀红飞涨的价格让熔喷布生意创下惊人利润。图/中新中国整治口罩等防疫物资质量的飓风,在4月中旬刮到一 ...

  今天给大家介绍的是“熔喷布之乡”扬中造富神话破灭,“熔喷布之乡”扬中造富神话破灭的详细内容:

  王颖 张建锋 杨秀红

  

  飞涨的价格让熔喷布生意创下惊人利润。图/中新

  中国整治口罩等防疫物资质量的飓风, 在4月中旬刮到一座江蘇省的小城, 这个小城名叫扬中。

  “一夜之间, 可谓血本无归。”扬中市熔喷布生厂商熊刚告诉《财经》记者。此前, 他投资了120万元用于购置生产熔喷布的机器, 但4月15日刚调试出了一台, 就在当晚收到政府停产通知。而比熊刚更早入局的同行, 有的则在政府宣布停产前, 赚得盆满钵溢。

  在此之前, 扬中市几乎陷入家家购置熔喷布机器、全民生产熔喷布的疯狂境地, 在新冠肺炎疫情下一跃成为“熔喷布之乡”。

  “3月以来, 在办公室、菜市场、超市里, 所有人都在讨论熔喷布的话题。似乎全国收购熔喷布的商贩都涌进了扬中。”扬中当地业内人士孙祺向《财经》记者透露, 在扬中, 购买机器、原料, 收购熔喷布, 基本都是现金交易, 不开票、不转账, “我在银行见过想要一次性提出250万元去买熔喷布的商贩”。

  熔喷布是口罩的核心原材料, 被称为口罩的“心脏”。今年以来, 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在海内外蔓延, 口罩需求暴增, 导致作为口罩核心原材料的熔喷布价格一路飙涨, 其价格从年前的1.8万元/吨, 一路上涨到40万-50万元/吨, 目前价格依然居高不下。最疯狂的时候, 市场上的熔喷布“一天一个价”, 甚至日涨数万元。

  飞涨的价格让熔喷布生意创下惊人利润。孙祺给《财经》记者算了一笔账, 全套生产机器加模具, 成本约15万元左右, 原料聚丙烯约1.3万元/吨, 2吨聚丙烯可生产1吨熔喷布, 只要机器转起来, 一周可以回本, 接下来, 一天可稳赚几万元。

  在一本万利的诱惑下, 一些小作坊开始铤而走险, 做起生产劣质熔喷布的生意。扬中市场监管局表示, 截至4月10日, 扬中登记注册的涉及熔喷布生产、销售的企业为867户、个体工商户300余家, 由于大量规模以下企业和个体经营户的存在, 扬中熔喷布的实际产能难以统计, 据估算日产能约70吨左右。

  有市场人士向《财经》记者分析, 大量不合格熔喷布, 从扬中等地通过“倒爷”流入到中小口罩生产商。“有下游的口罩厂商收到了劣质熔喷布, 想退货, 都找上门来了。”有从业者分析, 这也是扬中市政府决定全面整治的原因之一。

  此前一段时间, 海外媒体曾屡有报道称中国出口的口罩不合格。随后, 中国商务部、海关总署、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联合发布公告, 对口罩等出口防疫物资, 严把质量关。

  乱象丛生之下, 政府紧急出台措施。4月16日, 扬中市政府发布公告, 截至4月15日晚, 全市所有熔喷布生产经营企业全面停产整顿。被业内称为“休克疗法”。

  从严监管下, 无资质的厂家, 有人选择转让机器尽早抽身, 也有不少工厂搬到了泰州等江苏省内周边县市, 以及安徽、山东、江西等地, 继续做熔喷布。

  亦有生产商表示, 希望通过整改继续生产。“只要能生产, 我愿意花一定代价在政府的监督下整改。”已投入120万元购置设备的熊刚称。

  有业内人士为扬中喊冤, 扬中只是熔喷布产业链中生产的最后一环, 山寨熔喷布机多来自江苏张家港;另外, 扬中并非国内唯一的劣质熔喷布源头, 与扬中接壤的常州市的小河镇, 也是全民生产。

  “谁都知道熔喷布的暴利市场不可持续, 但多数人都认为, 自己不会接盘最后一棒, 面对利益, 人总是习惯性地高估自己, 低估风险。”前述业内人士称。

全民参与

  扬中, 一座常住人口30多万的小城, 以生产桥架母线等电气设备闻名。事实上, 在疫情暴发前, 扬中并不是专门从事熔喷布生产的地区。

  “从疫情开始, 就有各路贩子来扬中市收布, 老百姓一开始都不知道, 这布能卖这么贵。”有当地人表示。

  熔喷布本是小众行业。疫情暴发以来, 口罩的需求量猛增, 作为口罩的核心原料, 熔喷布短短三个月价格暴涨20多倍, 从疫情前2万元/吨涨到目前40多万元/吨, 短期曾突破50万元/吨。

  这门生意利润究竟有多惊人?孙祺表示, 只要机器转起来, 一周可以回本, 接下来一天几万元的收入是稳的。

  孙祺说, 3月初开始, 嗅觉敏锐的扬中商人很快发现了熔喷布市场的商机, 再加上作为工业城市, 许多人都具备一定的机械操作基础, 全民生产的土壤是存在的。因此, 复工复产后, 扬中人很快在熔喷布生产上抢占了先机。

  与熔喷布相关的登记注册业务出现“井喷”式增长, 截至4月10日, 扬中登记注册的涉及熔喷布生产、销售的企业为867户, 个体工商户300余家, 其中800余家企业几乎全部是在疫情发生后新注册或变更经营范围的。“这还只是明面上的, 实际有上千家都不止, 90%以上都是无手续无资质的。”孙祺表示。

  除了中小企业, 大量以家庭为单位的小作坊也前赴后继地加入了生产大军。

  “专业的不专业的生产者, 不管不顾, 先买机器再说, 朋友圈、大街上, 开口闭口谈的都是‘熔喷布。”有当地人表示, 为了搭上这班顺风车, 身边有朋友向银行贷款, “还有几家合伙的, 比如那种收入很一般的家庭, 几家一起凑个20万元的启动资金。”

  孙祺透露, 当地购买机器、原料, 收购熔喷布, 基本都是现金交易, 不开票、不转账, 为了避税, 也不怕日后被查, “我在银行见过想要一次性提出250万现金去买布的商贩”。

  全民参与下, 跟熔喷布有关的一切, 从原料到机器、模具, 都仿佛坐了火箭一般, 一飞冲天。

  “一套生产熔喷布的机器, 包括塑料挤出机、接收机、磨具、加热包等, 疫情之前, 售价大概在3万元左右。到清明节之后, 一套50型号的机器已经涨到了20多万元。”孙祺表示, 这些机器和模具, 扬中并不生产, 主要来自张家港, 这里是熔喷布产业的最源头, 机器厂家坐地起价。

  

表:扬中市熔喷布生产企业产品质量抽检数据

  资料来源:《财经》记者根据官方资料整理。制表:张玲

  原料聚丙烯的漲幅更加明显。有业内人士称, 3月底是1.3万元/吨, 最高峰涨到5万-6万元, “因为机器一旦开动, 就不能停下来, 必须保证原料的供应, 停下来再开工, 机器预热就要三个小时”。

紧急叫停

  越来越多民间作坊匆忙上马, 使用山寨的熔喷布机和来路不明的原料, 生产环境脏乱差等问题逐渐凸显。

  扬中市市长张德军表示, 熔喷布行业在安全管理、生态环保等各个方面问题隐患丛生, 熔喷布市场出现严重的经济泡沫, 风险集聚累加。

  4月15日, 扬中在全市范围内实行熔喷布行业“休克疗法”:熔喷布生产企业、个体工商户一律停产整顿, 直至产品符合相关质量标准、生产环境设施满足安全环保要求, 再经审批方可重新开工, 对经审查无法整顿到位或不具备生产经营条件的, 坚决予以关停、取缔。

  孙祺发来的视频显示, 在城市的出入口, 都有警察执勤, 逐车检查, 对于进入本市的机器、原料一律严查, 对于出市的没有资质和证件的熔喷布一律扣留。

  有从业者表示, 投入20多万元买回机器, 目前因为管控, 产出的布没人收, 自家作坊也面临着随时被查封的危险。

  有熔喷布经营者选择配合整改。据了解, 政府发出整改通知后, 熔喷布经营者纷纷前往行政中心, 排队申请营业执照或者增加执照的经营范围, 队伍从大厅内延伸到外面。

  也有大量散户选择转让机器、尽早抽身, 或是转移设备、另起炉灶。孙祺称, 机器价格彻底跳水, 一套20多万元的九成新的机器, 现在转手价格是10万元。“不过扬中本地几乎是没办法做了, 有人想办法把机器运到周边的县市继续生产。前天晚上, 一套机器运到附近百公里以内的某座城市, 来回运费就高达6000元。”

  在孙祺看来, 政府对于当地熔喷布市场的态度, 从3月底开始, 明显有一个由松到紧, 再到最后一刀切的过程。“一开始政府号召大家规范生产, 并尽快办理相关手续, 因为熔喷布的产业, 如果能够正确引导, 对税收有极大的帮助。”

  事实上, 自3月20日起, 扬中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已经开始对熔喷布企业开展集中检查。但政府的初步排查, 以及要求部分生产者完善手续等措施, 并没有吓倒准备进场的散户。

  “大家都知道政策会收紧, 只不过都想着在暴利之下跑赢时间、跑赢市场、跑赢政府。”孙祺说, 更多观望者选择进场。4月2日起, 申请许可证的散户太多, 政府不得不通过预约、每天限号的方式办理工商登记, 甚至一度停止办理。

  “现在损失最大的就是他们。最早的一批小作坊主已赚到第一桶金, 而这些高位接盘者大部分都是普通市民, 花极大的代价入场, 政策一收紧, 真是毁灭性的打击。”有业内人士分析。

  而这种“一刀切”的做法, 也引发了争议。有当地市民表示, 赞同“休克疗法”, 因为行业需要规范。

  但更多生产商愤愤不平。熊刚就是其中之一, 他的工厂并不具备熔喷布生产资质, 目前正在申请营业执照增项, 把熔喷布加入经营范围。他认为, 小作坊形式确实要关, 产品质量不达标也可以停业整顿, 但不能“一刀切”全部叫停, “既然政府允许办理营业执照, 为什么不能安排企业有序生产?毕竟老百姓是要吃饭的”。

  《财经》记者试图联系扬中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办公室, 电话始终未接通。

  值得关注的是, 4月21日, 扬中市市场监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 现在有十多家企业提出申请, 购买先进生产线, 提档升级熔喷布生产, 扬中已谋划制定了《熔喷布生产经营企业生产经营规范》, 将对从事熔喷布生产经营的企业逐家上门走访, 支持企业规范提升。

  马上有人瞄准了这个机会。一位卖家在熔喷布交流群中开始兜售升级熔喷布的机器:“升级熔喷机必备, 专业做熔喷机后道接收成网, 负压吸附, 静电驻极, 在线分切, 自动收卷装置, 有需要可以来无锡厂自看。”

  扬中市市长张德军此前表示, 通过规范管理, 引导、发展熔喷布产业。

  业内人士指出, 此次整治行动, 对扬中是危机, 也是机会。疫情还没有结束, 熔喷布在可预见的时间内还是有相当需求量的, 从长远来看, 只有做出合格的熔喷布, 才能保持本市工商业的信誉和繁荣, 而熔喷布市场的繁荣, 将激活一整条相关的产业链, 换回真金白银。“大家兜里都有钱了, 消费自然就起来了, 刺激本地经济发展。”

  实际上, 扬中并非国内唯一的劣质熔喷布源头, 该地区对相关企业的整顿, 只是国内市场的一个缩影。

  因价格飙升,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在3月上旬, 要求浙江等地市场监管局, 开展熔喷无纺布价格专项调查, 确保价格稳定。公安部也于近日部署开展专案打击行动, 破获了一批倒卖熔喷布的犯罪案件。目前, 专案行动共破获案件20起, 抓获犯罪嫌疑人42人, 涉案金额3445万元, 涉及广东东莞及深圳、浙江东阳、山东滨州、河南新乡等地。

劣质产品影响口罩出口

  实物质量不达标, 是扬中市此次重拳整治熔喷布市场的主要原因之一。劣质熔喷布大量流入市场, 直接拉低下游口罩品质, 在海关加强对口罩等防疫物资出口质量监管的情况下, 增加了口罩生产商和贸易商被海关查处的风险。

  根据医用口罩相关标准, 医用防护口罩、医用外科口罩、一次性使用医用口罩对细菌过滤效率(BFE)、颗粒过滤效率(PFE)均有指标要求。

  “因为BFE不好检测, 一般口罩厂都是按PFE大于86%相当于BFE为95%来作指标换算, 衡量熔喷布是否合格。”一位熔喷布生产企业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 所以只有PFE大于86%的熔喷布, 才能用到医用防护口罩、医用外科口罩、一次性使用医用口罩。

  而扬中市此前发布的一份8家熔喷布生产企业产品质量抽检数据显示, 各企业所产熔喷布的细菌过滤效率指标悬殊, 从40%到98%, 而某个体户产品的的细菌过滤效率, 远低于正规企业。

  扬中市部分熔喷布细菌过滤效率, 显然不能满足医用防护口罩、医用外科口罩、一次性使用医用口罩, 关于细菌过滤效率≥95%的要求。

  质量堪忧的背后, 是当地资金实力相对薄弱的“小作坊”, 在正规的熔喷布生产机器和原料高成本的情况下, 另辟蹊径, 使用山寨机器以及劣质原材料。

  以熔喷布机器为例, 正规的熔喷布产线不仅价格贵, 而且设备调试比较慢。“生产线投资巨大、技术含量较高、设备安装复杂、对厂房要求高, 这些是制约熔喷布产能扩大的重要因素。”业内人士分析称:“正常来说, 建设一条熔喷布生产线差不多要800万元, 国产设备的交货期要3个-4个月, 进口设备则要6个-8个月。”

  “一台小产量的器械价格就大几十万, 加上消毒、清洁厂房建设, 至少需要百万元级别启动资金, 合格的熔喷布生产厂房建设周期需要半年左右。”北京一位券商人士亦对《财经》记者表示。

  在投入的高门槛面前, 一些小厂小作坊, 瞅准风口, 火速将熔喷布生产线小型化, 发明了山寨熔喷布机。扬中的很多小作坊使用的正是这种生产设备。这类设备不能做静电驻极处理, 产出的熔喷布没有静电吸附功能, 与普通无纺布无异。

  原材料方面, 当地厂商蒋北告诉《财经》记者, 正规的熔喷布生产需要1500熔喷级纤维料, 但扬中很多小作坊使用的是上海赛科石化S2040聚丙稀, 这种原料价格更便宜, 但并非熔喷布专用料, 由于纤维较粗, 导致织出来的熔喷布阻隔效果较差, 难以阻挡细菌、飞沫。

  上海赛科因此发表声明表示, 从未向任何市场和用户明示或默认S2040聚丙稀产品可以用于无纺布领域的加工和应用。

  有市场人士向《财经》记者分析, 大量不合格熔喷布, 从扬中等地通过“倒爷”流入到中小口罩生产商, 将直接影响这类企业的出口口罩质量, 特别是在海关严查出口防疫物资质量的背景下, 不合格口罩生产企业和贸易商“财货两空”的风险在增加。“如果有漏网之鱼流到海外, 将对中国口罩产业形象造成不利影响, 进而影响中国口罩出口业务。”

  此前, 中国口罩出口海外因质量问题, 引起广泛关注。为此, 商务部、海关总署、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联合发布公告, 自4月1日起, 医用口罩等防疫物资企业向海关报关时, 须提供书面或电子声明, 承诺出口产品已取得我国医疗器械产品注册证书, 符合进口国(地区)的质量标准要求。

  随后, 海关加大对口罩以次充好、以不合格商品冒充合格商品的查处力度, 劣质口罩被查处的信息频频出现。如4月14日, 宁波海关查获49万只不合规出口口罩。此前, 已有部分企业因为口罩质量问题被处罚。

熔喷布价格难降温

  随着海外疫情的迅速蔓延, 口罩的需求量缺口仍然很大。作为口罩核心原材料的熔喷布的价格依然居高不下。

  “95级别熔喷布, 价格53万元每吨, 带检测报告。”4月22日, 来自河北石家庄的卖家在熔喷布交流群中发布。

  同期, 另一位来自福建漳州的卖家报价则更高:“熔喷布62万元/吨, 10吨起, 资料齐全的3天内可以提货。”

  前瞻研究院近期发布的一份研究熔喷布市场的报告显示, 熔喷布作为口罩的“心脏”, 在口罩需求激增的情况下出现稀缺的局面, 随着国外疫情暴发, 熔喷布的市场价格也好似坐了“过山车”。资料显示, 熔喷布由原先的2万元/吨涨到65万元/吨, 又由65万元/吨降到15万元/吨, 现在又从15万元/吨反弹回50万元/吨, 且要先付定金排队等货。

  “熔喷布的上游原材料供给充足, 导致熔喷布短缺的核心原因在于熔喷布自身体量过小, 疫情发生前的熔喷布行业不完全竞争, 疫情发生后的资金和设备壁垒阻碍了入局者的步伐。”前瞻研究院的进一步分析称。

  “据测算, 国内聚丙烯产量充足, 完全能够满足熔喷布生产的需求。”一位中国石化内部员工对《财经》记者表示。

  目前, 中国石化、中国石油和国家能源集团是国内聚丙烯最主要的生产企业。根据相关数据, 2019年, 中国聚丙烯产能2519万吨, 产量为2230万吨, 约占全球30%。其中, 可用于口罩熔喷布生产的高熔指纤维产量占总量的3.8%, 为95万吨。

  在生产熔喷布的原材料聚丙烯充足的情形下, 熔喷布自身体量过小成为该产品短缺的重要原因。此次疫情暴发之前, 我国熔喷布的产能并不高。数据显示, 2018年中国熔喷法非织造布实际产量为5.35万吨, 占当年纺丝成网非织造布产量的1.8%。

  与此同时, 二季度以来海外疫情迅速蔓延, 令口罩需求大增。截至北京时间4月24日9时31分, 全球累计确诊病例已超270万例, 累计死亡病例破19万例。此外, 3月以来, 国内企业复工复产提速, 也加大了口罩需求量。

  4月8日, 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透露的信息显示:“当前, 海外疫情加速蔓延, 国内防疫形势依然严峻, 防疫物资的需求依然较大。”

  据广发期货测算, 目前全球约76亿人口, 考虑50%的人有口罩需求, 则因新冠肺炎全球大流行致使全球日消耗口罩约40亿只, 假设作为全球口罩产能最大的中国提供全球60%的口罩, 则每日口罩产量需求高达24亿只。

  迅速增长的口罩需求, 加大了原材料熔喷布的需求缺口。在巨大缺口下, 中国石化和中国石油两大巨头均投入产能生产熔喷布。但据中国石化相关人士表示, 其生产的熔喷布均用于定向企业。这令熔喷布市场依然“一布难求”。

  在市场需求较大之际, 引导熔喷布健康发展, 是当务之急。

  江苏常州市武进区近期也指出, 采取清理一批、规范一批、提升一批措施, 通过扶持一批辖区内的标杆企业, 引导提升全区熔喷布品质。

  “首先是加强对熔喷布生产许可的审批, 坚决取消没有生产许可、营业执照等企业的生产。”北京工商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洪涛告诉《财经》记者, 其次, 可以扶持当地有熔喷布生产能力的企业扩大规模, 引导中小企业与有生产资质和质量标准的大型企业合作, 通过代加工方式形成产业链, 来提高中小企业熔喷布质量符合标准要求。

  其进一步建议, 中国中小企业制造能力较强, 可与大企业建立合作关系生产熔喷布, 在产品合格的情况下, 形成品牌效应, 可在熔喷布市场进入平穩期时, 有足够的客户资源, 避免后期产能过剩带来的经济损失。

  “我们公司购买熔喷布, 会派专人在厂家驻守, 不合格的产品不会采购, 以保证口罩的质量符合标准。”一位口罩生产企业人士告诉《财经》记者, 但目前一些小的口罩生产厂家对此概念不强, 为提高产量获取利润, 有的甚至不对熔喷布质量进行检测, 导致市场上一些不符合标准的熔喷布也被大量采购。

  上述人士建议, 监管部门可加大对口罩质量的检测, 严查不符合标准的口罩生产商, 从需求端减少低劣熔喷布生存空间, 倒逼中小熔喷布生产厂家提高质量。

  (应受访人士要求, 孙祺、熊刚、蒋北均为化名)

  以上就是““熔喷布之乡”扬中造富神话破灭”的论述。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进行核实处理。

0人已打赏

相关推荐
Copyright ©2014-2022 花都知识网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豫ICP备19020844号-1 非经营性网站Powered by pzzhd.com公安网备|Sitemap
免责声明 :本站资源来源自网络,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