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屈辱条约”

日期:2022-11-06| 编辑: admin2020| 阅读: 22 |原作者: 梁宇|来自: 花都知识网

今天给大家介绍的是“屈辱条约”,“屈辱条约”的详细内容:张功伟富家子施小睿今年二十二岁,大学刚毕业,正准备进入家族企业的分公司大展拳脚,却接到居住地人武部发来的通知,要他去服兵役。一想到当兵的苦和累, ...

  今天给大家介绍的是“屈辱条约”,“屈辱条约”的详细内容:

  张功伟

  富家子施小睿今年二十二岁, 大学刚毕业, 正准备进入家族企业的分公司大展拳脚, 却接到居住地人武部发来的通知, 要他去服兵役。

  一想到当兵的苦和累, 施小睿当时头就大了。他急忙打电话给老爸, 让老爸想办法摆平这件事。谁知老爸却高兴地说:“这是好事啊, 等你退伍回来, 你就是集团唯一一个文武全才的领导了。”

  施小睿茫然无措, 去找妈妈帮自己说情, 却得知这正是家族全体长辈的意思。他没辙了, 只好听凭安排, 体检、政审……一项项顺利过关。

  就这样, 施小睿入伍来到部队, 成为一名新战士。

  三个月的新兵训练, 施小睿吃尽了苦头, 终于熬到结束, 准备下连队分配工作了。施小睿想, 就我这大学文凭, 怎么着也是当连队文书的料, 再不济, 干个通讯员、卫生员啥的也行。然而,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 文书、通讯员、卫生员这三个“俏”岗位都没有他的事, 他的岗位是———去四连的炊事班喂猪, 当猪倌。

  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让本科毕业生去喂猪!让未来京玖天集团的总裁去喂猪!这事儿也只有嫉贤妒能的武夫才能想得到, 做得出。施小睿不服, 当场向四连连长提出异议。连长严肃地问他:“施小睿, 军人的天职是什么?”

  施小睿涨红着脸立正回答:“服从命令, 听从指挥!”

  “列兵施小睿同志, 你的认知不能只停留在口号上, 要落实到实际行动之中。”

  “是!连长。”施小睿转身就去了炊事班。

  施小睿安顿好自己的行李和床铺, 匆匆地来到他即将走马上任的“倌场”———四连的饲养场, 进行“实地考察”。面对分散在十多间猪圈里那三十多头大小肥瘦不等的猪, 和满圈的猪粪, 施小睿恶心得想吐, 这一刻, 他自杀的心都有了。

  自己根本不是来部队服兵役的, 分明是来接受劳动改造的!

  这时, 一阵猪尿骚的味道随风飘来, 强烈地刺激着施小睿的嗅觉, 令他不由自主地把手捂在口鼻上, 并抬头循着臭味来源看去, 只见相邻的五连猪舍里, 有一位穿着白大褂的老兵, 正挥舞着铁锹, 有节奏地清理他们连队的猪圈。看着他那一副悠然自得的神情, 施小睿对这位不排斥臭味“修炼成仙”的老兵羡慕不已。

  這时, 老兵也发现了向他观望的施小睿, 便停下手中的活计, 冲施小睿投来友好的笑容。施小睿赶紧跑过去跟他打招呼。

  老兵笑脸相迎, 说:“我一看你的样子, 就知道你在家里没喂过猪。老家是哪里的?”

  “南京。”

  “哟, 是大城市!我一看你的样子, 就知道你不是农村兵, 你们连队让你来喂猪, 有点儿太草率了。这是对你们连队的猪极端地不负责任啊……”

  施小睿先是一愣, 随即就涌上一阵好感, 甭管怎么说, 这个老兵认为自己不该来喂猪, 真是遇到知音了呀!

  施小睿便把一肚子怨气一股脑地对老兵倾诉。老兵听了半天, 却摇头批评开了施小睿, 让他莫要小瞧了这份工作。喂猪怎么了, 喂猪是基本功, 喂猪是部队的工作需要, 一样锻炼意志, 一样为人民服务……

  “老班长, 听你的口音, 像是陕西人, 额说得对吗?”施小睿见老兵很健谈, 有意无意地在给自己做喂猪的洗脑工作, 就赶紧学了一句陕西方言打断他的思路。

  “一看你的样子, 就知道你是聪明人。额就是陕西人, 跟你说吧, 这猪, 是最实在的畜生, 不择食, 好伺候, 你打它, 它也只不过哼哼几声, 它也不会和你对着干。最关键的是它不吃昧心食, 吃多少食, 就长多少肉, 这一点上, 比某些人还强……”

  这个陕西老兵果然是个话匣子, 一聊起来就没个完。从当年在乡下老家时就喂过猪开始, 一直聊到养猪的战略性还有重大意义……施小睿嗯啊应着, 心思压根就不在老兵的话题上。他倒是暗自高兴, 想, 这秦岭若真是个话匣子, 没什么心机, 就好操控了, 高兴了听一会儿, 不高兴了开关一闭, 一边歇着去。

  听着这位农村来的憨厚老兵滔滔不绝, 施小睿突然冒出一个新主意, 就在他内心为自己的好主意拍案叫绝时, 瞥见自己的炊事班长快步向他走来。

  “施小睿, 你能干好这个工作吗?”炊事班长一边把工作服交给施小睿, 一边问。

  “班长, 我是吃过猪肉, 没见过猪跑的人, 既然安排我来喂猪, 那就应该让熟悉业务的同志先教教我, 我自然就能干好了。”施小睿笑嘻嘻地说。

  “我肯定要把你教会的, 你看好喽。”炊事班长边说边走进猪圈, 按照平时管理猪圈的程序, 一板一眼地做给施小睿看。此时, 不是猪们的“饭点”, 它们都挤在各个猪舍的朝阳处睡大觉, 没准正做着背媳妇的美梦呢。

  施小睿紧盯班长的一举一动, 倒也初步掌握了干这“粗活”的一些技巧。比如, 清理垃圾必须按照按从上到下、由里到外的顺序来。

  遇到一些不安分的猪乱走动, 影响清理工作时, 就用手轻轻抚摸其背部, 很快, 那猪便会在人不停的按摩中就地躺下, 安然睡去……

  清理完猪舍垃圾, 施小睿看了看手表, 见快到了猪的“饭点”, 就说:“班长, 你干脆把喂猪的经过也给我做一遍得了。”

  炊事班长笑了笑, 把如何搭配猪饲料的配比和方法演示了一遍, 猪吃饱后, 他才离开。五连的那位老兵秦岭也干完了自己的活, 笑着对施小睿说, 以后有什么难处, 可以跟他说。

  正中施小睿下怀。嘿, 我正有事儿找你呢, 别急。

  施小睿接手管理猪舍后, 他喂猪倒也能凑合, 就是清扫猪舍最让他头疼。劳动强度之大就不用说了, 为了对付刺鼻的猪粪尿味, 他特意跑到卫生队搞来十多个口罩, 每次清理猪舍都要带好几层口罩, 总算能稍微好过一些。不过, 整个营区的饲养员, 戴着口罩清理猪舍的, 施小睿是个唯一。

  这天, 施小睿来到隔壁猪舍, 找老兵秦岭聊天, 他要把那个计划对秦岭和盘托出, 期待他的配合。钱是好东西, 能用钱摆平的事儿, 那就不叫事儿。

  果不其然, 老兵秦岭在施小睿提出的、每天有偿帮他清理猪圈的口头协议问题上扭捏了半天后, 就愉快地接受了每月一万元清理费的条件。不过, 他也提出了一个条件, 那就是第一个三天, 十间猪舍由他乙方全部打扫, 第二个三天, 他只打扫九间, 余下一间由甲方自己打扫。到第三个三天, 乙方打扫八间, 余下两间由甲方打扫……这样推算到第十个三天, 乙方打扫一间, 余下九间由甲方打扫。但甲方付给乙方一万元的清理费不变。

  施小睿听了秦岭的条约, 不由得大吃一惊!真想不到, 这个貌似憨厚的老班长如此狡猾, 竟然提出了这样不平等的条约, 实在是侮辱我的智商。可不是吗, 他秦岭实际上只需要干甲方一半的工程量, 却要拿走总工程量的全款, 是不是气人?施小睿当场就想解除这“屈辱条约”, 可一想到那刺鼻的猪粪尿的味道, 以及清理猪舍时的劳动强度, 他选择了忍气吞声。

  在履行合同前, 施小睿想知道秦岭为什么要这么做, 如果嫌自己出的钱少, 自己可以一个月支付他两万的, 没问题呀!

  秦岭说:“不是钱的事儿。这样可以节约我在你们猪舍的逗留时间, 虽然猪舍离我俩的连队有一段距离, 又是天高皇帝远的, 可司务长和其他领导经常过来检查, 他们发现一次两次没事, 会认为我在义务帮你, 没准还能得到表扬, 可次数多了就会引起他们的怀疑。一旦被领导发现, 咱俩都得完蛋。”

  施小睿无可奈何, 只好在合同上签了字。

  秦岭从此开始了清理打扫两个连队猪舍的繁重工作。常常是這边清理完, 汗没有干, 就跑到那边接着干。好在他的身体健壮如牛, 应付起来还没啥问题。

  三天后, 施小睿也开始了每天清理一间猪舍的工作, 清理完后, 总是累得腰酸背痛, 常常怨恨秦岭提出的“屈辱条约”太不公平。第二个三天, 他清理的猪舍增加到两间……几个三天过后, 他慢慢也适应了这繁重的劳动。到了月中, 施小睿居然破天荒地一顿吃下两碗米饭, 俯卧撑也是天天破纪录。施小睿虽然辛苦, 可当他感到浑身上下有使不完的力气时, 心里也很骄傲。

  只是秦岭越来越过分了, 慢慢地缩减他在这边的工作量, 结果自然是施小睿的工作量在增加, 让施小睿十分恼火。“屈辱条约”本来就够丢人了, 你还偷工减料!一万块月薪放到哪儿都不低了, 这不是拿我当冤大头了?他心里怀恨, 暗暗决定报复一下貌似憨厚、骨子里狡诈的秦岭。

  转眼间一个月就过去了, 该支付秦岭的“工资”了。施小睿拿着卡到银行取回钱时, 约秦岭到车库旁边结算, 因为这里有一个新装的监控摄像头, 很隐蔽, 一般人都不知道。施小睿准备在这里把他俩的交易过程, “不小心”让监控记录下来, 日后, 再举报秦岭有偿帮工的事实。不知道是不是秦岭也知道这里有监控, 一边打着哈哈说不要钱, 一边抬腿就走, 施小睿直犯糊涂, 只好跟在后面, 一直回到四连猪舍, 秦岭才把那一万元抓过去, 数也不数, 卷巴卷巴, 就塞进了裤子的大口袋里。

  施小睿傻了, 这里没监控!上了他的“不要钱”的当了, 再无法解那“屈辱条约”的心头之恨了。

  “老班长, 连长让我来接替你喂猪的工作, 这下你应该放心了吧!”

  施小睿回头一看, 发现五连一位中士同志和五连指导员一起走来, 和秦岭交接饲养场。施小睿只好转身回到他的猪舍, 开始今天的清理垃圾工作。他边清理边回想刚才给钱的细节, 感觉这一切都是秦岭设计好了的———这边我刚把钱递过去, 他那边就来人交接, 连个客气谦让的机会都没有, 看似合情合理, 其实暗藏了许多玄机在里面, 果然是老奸巨猾!

  就在施小睿为“屈辱条约”满怀愤懑的时候, 五连指导员来到他的身旁, 道:“施小睿, 这是秦岭还你的钱, 完璧归赵。”说着, 把一卷钱交到施小睿的手中。施小睿恍然若悟, 不由得为自己的精于算计而羞愧不已。

  指导员笑着说:“其实, 你一来到连队, 我们就看出来你的问题多多, 如果不好好打磨你, 你来军营走这一遭意义不大。于是, 我们和秦岭班长一起关注你的成长, 等到你提出‘雇人做工时, 特意给你量身定制了这个‘屈辱条约, 目的就是把你打造成一位真正的男子汉啊……”

  以上就是““屈辱条约””的论述。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进行核实处理。

0人已打赏

相关推荐
Copyright ©2014-2022 花都知识网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豫ICP备19020844号-1 非经营性网站Powered by pzzhd.com公安网备|Sitemap
免责声明 :本站资源来源自网络,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